X前的红领巾更鲜艳了

希望所有的喜欢 都不是独角戏

报告皇后,皇上这是喜脉啊 <<<香芋

报告皇后,皇上这是喜脉啊  <<

#红领巾文坑汇总

突如其来的脑洞挡也挡不住XD
甄皇后 X 于皇帝

短篇一发完,
无证翻车,拉灯(*/ ^\*)

======================================

           很久很久以前有一个大国,这个大国有多大,反正就是比你们能想象到的都还要再大那么一点。
           大国有一个相貌俊俏的皇帝于半珊,还有一个比皇帝更俊俏的甄皇后。
           自古以来皇帝一直都是坐拥后宫佳丽三千,而到了于半珊执掌朝堂之时,却宣布遣散后宫,只册封一位来自民间的男皇后甄少祥,一时惹得朝堂和市井议论纷纷。而于半珊和男皇后却并不理会这些,只管自己形影不离,恩爱异常。时间长了,世人都转而看好皇帝和皇后,羡慕极了他们的神仙眷侣。
           只有于半珊自己知道,其实他还是有个心结,那就是孩子。于半珊很喜欢小孩儿,看到大臣的孩子也总要上前逗一逗,但他也知道,自己和甄少祥是不可能有孩子的。虽然他和甄少祥是真心相爱,但还是免不了些许遗憾。
           这一日,下了朝的皇帝正在御花园陪贝尚书的外孙女玩耍,由其父肖奈陪在侧。肖奈既是于半珊的挚友也是大国开国以来最年轻的丞相,经常带着女儿出入宫殿,于半珊在其面前毫无皇上的架子,而他的女儿乳名肖宝贝,遗传了母亲贝微微的美貌和父亲的聪慧,人小鬼大,深得于半珊的喜爱。
           “嘿,肖相的女儿真真是可爱,啧啧啧,和她爹的腹黑性格一点也不一样。”
           腹黑的孩子她爹听闻这话内心毫无波动,面朝皇帝的他看到于半珊身后缓缓走开的身影,挑挑眉,恭敬开口道:“皇上您这么疼爱小女,不如等小女长大后入宫侍奉。”
           于半珊只当肖奈是在随口胡诌,也就顺着胡说下去。“那感情好啊!等你女儿长大了一定是绝色美人,到时候进宫来定当册封为妃,再生好多好多个小宝贝出来…… ”于半珊说着说着发现肖奈看着自己的身后笑得越来越深意,突然有种不好的预感,僵硬回头,可这一眼他就后悔了。
           “皇……皇后…… 你什么时候来的……”
           甄少祥不知何时已经站在他的身后,眼眶泛红,紧咬着下唇泫然欲泣。“皇上果然还是嫌臣妾不能生育…… ”
           “没没没没有!!谣言!谁在造谣!!”
           “适才您亲口说出…… 都是臣妾的错,只怪臣妾是个男人…… ”
           “不不不皇后你听错了!我没有这个意思!”
           “臣妾心很慌,如果没有,那请皇上证明给臣妾看,让臣妾安心,好吗…… ”甄少祥用袖子半遮着脸,仿佛随时都要哭出来。
           于半珊一个劲的点头,他最没辙的就是甄少祥这个样子,这时候哪怕甄少祥想要天上的星星,于半珊也会想尽办法帮他摘来。
           “那就请皇上跟臣妾回宫,臣妾自会让皇上证明。”说完甄少祥便牵住于半珊的手,半拉半带地往后宫方向走去。旁观的肖丞相抱着女儿默默露出了一抹挑事的微笑:)

           被迷魂汤灌得迷迷糊糊的于半珊刚回到寝宫,忽然被一阵大力拉扯甩在了床榻上,瞬间清醒了过来。
           “甄少祥你干什么!?”于半珊肠子都悔青了,他怎么就能相信了甄少祥那一副受气小媳妇的样子!
           “我干什么?你不是很喜欢小孩子,想要生一窝孩子吗?呵,你说我要干什么…… ”此时的甄少祥哪还有刚刚柔弱无助的模样,压在于半珊的身上用行动告诉他自己要干什么。
           “卧槽甄少祥你快停下!!!”咆哮声彻夜回旋在寝宫里。

……

===☆拉灯的红领巾★橙领巾□黄领巾■绿领巾青领巾蓝领巾△紫领巾▲===

……

“嗯……不,不要了……不要了…… ”已经一个晚上没能下过床的于半珊迷乱地摇着头,竟被生生做昏了过去。
“半珊?半珊?”甄少祥唤了唤于半珊却得不到回应,仔细一看发现于半珊面色苍白,不断冒出冷汗,不由也慌了神。“太医!给我宣太医!”

……

年迈的太医夜半被宫女紧急领了来,用线为于半珊号脉,眉头却越皱越深。
甄少祥赶紧上前询问:“太医,皇上他怎么样了?”
尽管有纱帐遮挡,外人瞧不见里头,躺在床上刚转醒不久的于半珊还是咬唇别过脸,耳朵却细细听着外边的声响 —— 莫不是太医发现他是被皇后给“做晕过去”的,那可真是丢人丢大发了!
“这…… 老臣…… ”老太医又反复号脉确认,欲言又止。
甄少祥记挂爱人的安危,耐心消磨殆尽。“这什么这!怎么了快说!皇上要是有什么三长两短你提头来见本宫!”
老太医听闻,“噗通”一声跪倒在甄皇后脚边,大声呈报:

“报告皇后!皇上这是喜脉啊!”

----------

这都什么跟什么啊?!!!!

于半珊突然惊醒差点坐起身,却挨不过酸软的腰臀,起了不到一半又重重跌回了床上,疼的他倒吸一口凉气。原来之前的种种荒谬只是一场梦。

枕边甄少祥被床上动静吵醒,半睁着眼睛睡意朦胧地看着龇牙咧嘴的于半珊。“老婆,怎么啦?”手却又不安分地乱摸了上来。

于半珊用力地抽出枕头,往甄少祥脸上砸去:“傻x,敢再上我床就没有小丁丁!!!”

莫名挨枕头的甄少祥挡着脸一脸迷茫:我的老婆怎么又生气了(;д;)

======================================

灵感来自昨晚表演课上的口胡

憋了一早上还是翻车了,假装拉灯处省略x千字。
食用愉快  _(:зゝ∠)_

惯例球评( ˙ε . )?

评论(17)

热度(12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