X前的红领巾更鲜艳了

希望所有的喜欢 都不是独角戏

师父!大师兄又被妖怪抓走了!(中)<<<k莫|香芋 衍生逗逼短篇


#红领巾文坑汇总

设定:师父ko(星辰先生);大师兄郝眉;二师兄愚公;三师弟肖奈;敌国新皇甄少祥

接上文 ☞   师父!大师兄又被妖怪抓走了!(上)

                  师父!大师兄又被妖怪抓走了!(下)

怎么会写出个中呢……我也不知道……


惯例球评( ˙⃘⍘˙⃘ )


==================================


               场面一度非常尴尬。

               终于肖奈重重咳了一声打破了沉默。
—— 既然他们的目标是人,那就解释的通了。

—— 可他们抓郝眉干什么?

—— 如果我猜的没错,他们的目标应该是星辰先生。带走郝眉可能是只是个…… 嗯…… 意外。 

……

               真亿国。

               听说高手们成功俘获“星辰先生”,甄少祥非常满意,并准备给高手们举办庆功宴会。当甄少祥看清被抓来的男人的脸时,喜悦的表情凝固在了脸上。

—— 回禀陛下,臣等不负众望成功请来了星辰先生!
               高手们不知自己犯了大错,还难掩得意。

—— 这位是…… 星辰先生……吗?

——是的陛下!虽然臣不曾见过星辰先生的脸,但是凭借完美的推理,成功辨认出了他本人!
               高手分析了一遍他们的推理过程,又添油加醋地描述了抓人时的场面有多么危急,想打动皇上待会儿给他们多一些赏赐。

               甄少祥再也保持不住他的完美微笑,其他有眼力的大臣看情况不对也纷纷噤声,整个厅室陷入一片迷之沉默,只剩下高手还在滔滔不绝。

—— 他不是星辰先生。
               甄少祥开口打断了高手们。

—— ……
               高手们一脸难以置信。
—— 这怎么可能呢!?我们的推理无懈可击!

               被人五花大绑丢在地上的郝眉被高手的说话声吵醒,高手正在向甄少祥汇报工作,没有人注意到他。看到陌生的环境郝眉有些惊讶,好在他很快想起了晕倒前的事情,看来就是这些人绑架他的。他缓了口气,努力地在地上扭动想要坐起身,却听到星辰先生的名字。

—— 我不是星辰先生啊。
               他幽怨地解释说。

—— ……

               场面一度非常尴尬。

—— 你……你不是星辰先生武功还这么差!!
               高手把责任推给郝眉。

—— 谁武功差了!!!而且谁规定星辰先生就不能武功厉害了?我家星辰文武双全!你个抓谁都搞不灵清的懂什么!?
               郝眉爱怼人的性子又上来了。

—— 你……

—— 够了!
               甄少祥实在是听不下去了,自己怎么会有这么zz的手下。
—— 既然你不是星辰先生,那你是谁?

—— 我?你眉哥我当然是师父的大师兄啦!

               场面二度变得尴尬。

               甄少祥突然很后悔自己派高手去劫星辰先生的行为。
—— 看你的打扮和随身佩饰一定不只是个普通的随从。既然你不是星辰先生,又不愿说出自己是谁。来人呐,先押下去,安排在空院里,好生伺候着。
               他看到郝眉还在地上跟个毛毛虫一样扭开扭去,又补充了一句。
—— 他的绳子…… 就别解了……

—— 喂!你这家伙不能这么对我!把我放开啊喂!
               郝眉在喊叫声中被侍卫拖了下去。

—— …… 还是把嘴也堵上吧。

……

               另一边致一三人也在讨论着这场乌龙事件。

—— 既能掌握我们的行程,又想要带走星辰先生的,应该是真亿国派来的人。我听闻最近真亿国刚刚换了新帝,是个有野心的人。
               依旧是分析大佬肖奈。另外两人也点头同意他的观点。
—— 知道是谁下手就好办了。我们可以……


               夜深人静的真亿皇宫,三个人影快速穿行。

               早先于半珊抓了一个侍卫逼问出了郝眉被囚禁的地点,由于半珊去引开其他人,肖奈和星辰一起救人。

               于半珊潜入一个冷清的院落,他打算用最简单的方法随便放把火来引开侍卫等人。毕竟刀火无情,他看这个院子似乎没什么人,估计在这里放火也不大会伤及无辜人群。他寻了一些干燥的杂物堆在一起,正准备点火,却听得身后清冽的男声。

—— 你…… 在干什么?

               于半珊吓得回头,看到一个面目清秀的男人穿着一身白衣就这么直直地站在他身后。于半珊细细打量了男人,服装乍看素雅,细看之下所用面料却是极其考究的,体现出来人的身份不普通。男人的表情看起来并没有敌意,更多的仿佛只是在好奇他的行为,而且一身的书卷气像是谁家的公子。
—— 你才是怎么在这里?这里不是你该来的地方吧。
               于半珊不想惊动到其他人,心里掂量着这里离皇帝的寝宫还远,大概是谁家大臣的公子,便故作镇定,不答反问。

—— 啊?你刚刚说了什么吗?
               甄少祥其实并不喜欢被簇拥的感觉,他习惯在晚上换上常服避开随从,只身一人到这个冷偏的地方,这种时候他才能放松自己,不需要再摆出一副威严的样子。今晚他刚进院不久,就看见有人鬼鬼祟祟地跟了进来。甄少祥隐去气息,暗中观察着来人,直到看到他好像要点火才出了声。回头,甄少祥看到他的脸不由一愣 —— 真是个好看的人。不是甄少祥词穷,也不是没见过漂亮的,皇宫里多的是美人,可偏偏眼前这个人的长相该死的对他的胃口。他看见对方动了动嘴型,却没有注意对方在说什么。

—— ……算了。
               于半珊现在更加肯定他是哪个地主家的傻儿子了,这呆呆的反应简直就像他的弟弟郝眉,忍不住又翻起了招牌白眼。看来在这里放火是没可能了,他径直往门口走去。

—— 等等!
               甄少祥如梦初醒,一把握住于半珊的胳膊。
—— 你是哪家大臣的儿子吗?你…… 你多大了?可有婚配?

               于半珊不想再和这个奇怪的男人纠缠下去,用力甩开他的手,快速离开隐入了夜色,只留下甄少祥还在原地痴痴地看着他的方向。

               过了没一会儿,跌跌撞撞跑进来一个太监,看到甄少祥非常激动。
—— 皇上!奴婢找您好久!原来您在这里啊!大事不好了!御花园走水了!!


               肖奈和星辰潜进郝眉所在的院落,悄无声息地打晕了院内的侍卫宫女们,按照原计划,肖奈在外面望风,星辰进去找人。

               星辰进到房间,屋里空无一人,只有屏风后的床上传来吱呀吱呀的声响。难道…… 星辰赶紧跑到床边一把拉开帘幕,瞬间呼吸一滞—— 郝眉被反手绑住侧躺在床上,嘴里还塞着一团布。不知绑绳子的人什么想法,交叉的绑带居然显得有点…… 诱人?看到“师父”来救自己,郝眉很激动地呜呜直叫,眼睛都有些湿润了,鼓着嘴有如委屈的小仓鼠。

—— 啊呜呜啊呜!!(快把我放开)

               星辰回过神,把布拿了出来。

               嘴巴得到解放的郝眉嫌弃地清了清嗓子,又活动了一下下巴。
—— 哈…… 呸呸呸……竟敢给你眉哥塞这破布!呸呸呸!
               吐槽完的郝眉一头冲进星辰的怀里,委屈兮兮地扭着脖子蹭来蹭去撒娇,口水都快擦到他的胸口。
—— 星辰先生,还是你对我最好了…… 师父抱抱举高高……

               星辰浑身僵硬,只觉得怀中人蹭过的地方都有些发热,心里痒痒得像是羽毛抚过,连带的身体某个部位也起了反应。

—— 星辰先生?先生?师父?
               郝眉扭了半天没得到星辰先生的回应,疑惑地抬头看着星辰先生的眼睛,眼睛还残留着水汽。

               星辰再也忍不住了,一个翻身,单手护着郝眉的头把他压倒在床上,另一只手将其紧紧禁锢在自己身下。

—— 师父……
               郝眉从没有见过这样的星辰先生,眼神里满满都是危险的侵略。

               星辰微挑嘴角缓缓俯下身,凑到郝眉耳边用舌尖轻勾了一下耳垂,看着身下人脖子以上以肉眼可见的速度变红,低笑一声,发出低哑性感的男声。
—— 星辰,叫我星辰。

—— 星…… 星辰……
               郝眉浑身发热,脑袋里乱哄哄的。

—— 撒娇就要撒全套。

—— 嗯?什么?

—— 亲亲……抱抱……举高高。
               星辰的声音越来越轻,准确无误地封住了郝眉的唇。


<待续>


==================================


没错这又是一辆急刹车。


写之前没想到这一段会扯辣么久……

作chen业mi太kan多wen,手速跟不上,说好的(下)就变成了(中)。


每天只想看莫上花k大大更新《剑眉》简直无心更文Qwq




评论(16)

热度(9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