X前的红领巾更鲜艳了

希望所有的喜欢 都不是独角戏

​​师父!大师兄又被妖怪抓走了!(下)<<<k莫 | 香芋 衍生逗逼短篇


#红领巾文坑汇总

设定:师父ko(星辰先生);大师兄郝眉;二师兄愚公;三师弟肖奈;敌国新皇甄少祥


指路上文 ☞ 师父!大师兄又被妖怪抓走了!(上)
                   师父!大师兄又被妖怪抓走了!(中)


完结啦

惯例球评( ˙⃘⍘˙⃘ )


==================================



               郝眉在宫里住了那么多年只看过一些小说绘本,本质里是个纯情的皇子。别说是和男人了,就连男女之事都几乎不曾接触,最多也就是给有好感的小宫女偷偷塞个皇室的糕点啥的。现在突然被星辰亲吻,他一时也没了反应,直到对方的舌尖轻碰了他的牙齿才猛然回过神来。郝眉意识到星辰正在对自己做的事,不禁慌乱想要喝停,张口的瞬间却让星辰逮着机会趁虚而入,灵活的舌尖紧紧追逐纠缠着郝眉,强势地宣告着自己的所有权。郝眉不自觉地哼出了声,却被自己软糯的声音再次羞红了脸。


—— 我靠!
               门突然被打开,于半珊刚刚进门就被这冲击的一幕闪瞎了眼,捂着眼睛扭头就又跑了出去,还不忘带上门。
—— 我什么也看不见!

               于半珊在心里咒骂了一万遍兄长肖奈,内心是崩溃的。

               他好不容易放了火给星辰先生和肖奈拖延时间,算算时间应该救到了却迟迟没等到三人,他不放心就过来看看,却只看到肖奈一人站在门口。他问肖奈另外两人去哪里了,肖奈眼神示意了一下房内,笑得一脸高深莫测就是不回答,害他还以为里面出了什么事急匆匆冲了进来,哪曾想到竟然能看到这么“厉害”的场面。


               于半珊的惊叫让郝眉瞬间清醒,星辰有些遗憾但还是往后退开了些,离开时嘴唇间还残留着一丝口水,宛如藕断丝连。郝眉看着口水丝有些无措,星辰看到他的反应眼神黯了黯,又低头舔了舔他的嘴角,眼神定定地对视着。

               门被小小打开一条缝,传来肖奈沉稳的声音。
—— 师父,时间不早了。

—— 嗯。
               星辰应了一声,坐直身子像没事人一样给郝眉解了绳子,又牵着已经彻底当机的郝眉和肖于二人快速离开。



               之后取经的路都非常顺利,四人成功取到经书并准备第二天启程回致一国。

               可是没心没肺的郝眉陷入了情窦初开的烦恼。

               自从真亿国脱困回来之后,其他人都回到了日常的相处状态,就连星辰先生也是神色如常,对那夜的突然亲吻只字未提,只有郝眉还别扭着,也不再敢像从前那样被兄长怼输的时候求个师父抱抱举高高。要不是嘴唇的触感实在太过真实,他都快要说服自己那晚发生的事只是一场梦。可是星辰先生为什么要亲自己呢?这个疑问一直纠结在郝眉心里,甚至好几次想要当面问个清楚。

—— 啧啧啧。
               于半珊回头看着一路摸着嘴唇神情恍惚地跟在众人身后的傻狍子弟弟,不由感慨道。
—— 少男情怀总是诗哦总是诗。


               郝眉思考了很久很久还是想不出个所以然来,决定还是问问肖奈,毕竟肖奈从小就聪明,他一定能帮自己解开疑惑!晚上各自整理行李的时候郝眉偷偷跑去了肖奈的房间,支支吾吾却开不了口。


—— 想问星辰先生,嗯?

               肖奈一看他这样子心里就猜了个七七八八。


—— 嗯嗯嗯!!
               郝眉连忙点头,他觉得肖奈真是太厉害了。


—— 你讨厌他做的事吗?


—— 我……好像……不……不讨厌…… 就是……有点别扭…… 我们都是男人……

               不讨厌,甚至其实还有点小小的喜欢。


—— 那你会因为他对你这么做讨厌他吗?或者说其他人对你这样你会接受吗?


—— 星辰才不是其他人!也不会换成别人!我才不讨厌他!
               郝眉着急地反驳。


—— 哦?为什么呢?
               肖奈也不急,一步步给郝眉梳理思绪。


—— 因为我……
               郝眉突然住口呆愣住了。对啊,为什么呢?其实答案自己早就知道了不是么。


—— 你这一路纠结的真的是他吻了你,还是纠结他现在对你的态度。
               肖奈看出郝眉已经想清楚了答案,轻轻拍了一下他的肩膀。
—— 郝眉,你长大了,有些事情也应该明白了。吾家有弟初长成,为兄甚是欣慰。


               郝眉终于看清了自己的情感,在高兴的同时又生气星辰先生待他如常。
—— 我知道了!我去找他说个明白!嘻嘻,谢谢兄长大人!
               郝眉调皮地笑笑,又急匆匆跑了出去。


—— 果真是只泼猴。
               肖奈看着他的背影无奈地摇了摇头。


               次日早晨,本该是启程的时候了,郝眉却迟迟没有出现。


—— 这家伙不会这个点了还在赖床吧?
               于半珊等得不耐烦。

               肖奈突然开口问道。
—— 请问先生,昨夜郝眉是何时离开你房间的?


—— 什么?!郝眉他他他昨晚!!!
               于半珊发现自己好像知道了什么不得了的事情。

               可星辰听闻却皱起了眉头。
—— 昨夜?郝眉并没有来过我房里。

               于半珊突然有种不好的预感,赶紧跑去郝眉的房里,果真空无一人,也没有昨夜住人的痕迹,只有桌上放着一张小纸条。他捏着纸条走回星辰先生的面前,苦着脸挣扎许久,再次艰难地吐出一句
—— 师父…… 大师兄又被妖怪抓走了……

—— ……

—— ……


               历史总是惊人的相似。郝眉刚刚走出肖奈的房间没多久就被人一掌劈晕了过去,等他转醒发现自己又被带到了真亿国,只是这次他并没有被束缚手脚。


—— 怎么又是你……
               郝眉看见甄少祥,忍不住也学着于半珊翻了个白眼。
—— 致一和真亿到底多大仇,你这是盯上我们了是吧?我说,你们就不能换个人抓吗?!都说了我不是星辰先生……


—— 我知道你不是星辰先生。我调查过了,你是致一的三皇子郝眉。之前我们有些误会,多有得罪,还请你不要放在心上。

—— 知道得罪还不快点送你眉哥我回去?

—— 这恐怕还要等一等。我没有恶意,这次也并不是想找星辰先生。只是有些事情还要和人说明白,委屈三皇子先在宫里住几日。

               郝眉见甄少祥身为皇帝却没有皇帝的臭架子,看起来也确实没有恶意,想来大概真是有什么事情,便同意了他的请求。何况之前他头脑一热就想去跟星辰先生表明心迹,现在冷静下来又觉得自己太过鲁莽都没有准备好,反正兄长们是一定不会丢下他的,趁着这几日缓缓也好。


               隔夜,真亿的皇宫里又穿行着三个熟悉的黑影。由于上次已经营救过一次郝眉,这次三人改变了分工,由于半珊去带郝眉出来。原本星辰不同意自己以外的人去找郝眉,可肖奈却非常肯定地表示这次必须换人才安全,肖奈难得决断,星辰觉得他仿佛话中有深意,最终还是同意了计划。

               于半珊先行出发。他走后,星辰向肖奈提出了疑问。
—— 他一个人去?我们要做什么?

—— 什么也不做。一个字,等。

—— 等?你这么有信心于半珊能把郝眉带出来?

—— 他们潜入房间却不偷经书,则不是为了经书;经过上次他们已知郝眉不是先生,则没有理由去劫人。剩下就只有一个可能,真亿新皇想引出某人。我听闻,半珊放火时遇到了一个“路过的男人”……



               于半珊打听到郝眉的房间又是上次的地点,撇嘴表示真是毫无新意。他三两下打晕门口的侍卫推门而入,看到屏风后隐约坐着一个人。于半珊压低声音喊了一声郝眉,走过屏风却发现是之前的白衣男人。

—— 你怎么在这里?

—— 我在等你,于半珊。
               依旧是一身白衣的甄少祥气定神闲地喝了口茶。

—— 你到底是谁?
               于半珊顿感不对,提高了警惕。

—— 只是有件事情我想确认一下。
               甄少祥没有回答他的问题,反而突然站起身向他走了过来。于半珊下意识地就要攻击眼前人,却被一招制住手腕,心惊此人功夫竟如此厉害。

               甄少祥却没有后续动作,只是面带温柔的笑容近距离看着于半珊。于半珊才发现白衣居然比自己还高出许多,上次只顾着点火速战速决没注意,男人的目光太过灼热让他眼神躲闪,有些不自在。

—— 喂,你看够了没有?
               于半珊故意恶声恶气地问。

—— 没有,你长得真好看。

—— ……
               于半珊虽自诩翩翩公子,被一个大男人这么直白地夸赞长相倒是头一次,而且不是夸他英俊或者俊俏,而是好看。声音不自觉轻和了下来。
—— 你…… 到底要确认什么?

—— 我想确认,你,于半珊,愿不愿意成为我的,皇后。

               于半珊听到最后两个字瞬间爆炸。
—— 皇、皇后?!难道你是…… 甄少祥?!

—— 没错,是我。我很高兴听到你叫我的名字。

—— 你骗我!你上次明明说是大臣的儿子!

—— 我没有说过,是你以为,但这些都不是重点。重点是,你愿意做我的皇后吗?

—— 你疯了吗?我是男人!

—— 没有人规定男人不可以和男人在一起。就算有,我也可以以皇帝的身份颁旨大同。

—— ……
               于半珊被这壕气任性的宣言镇住了,心道自己这次是遇上了真无赖,还是无赖的头头。


               两人在房内纠缠了多时,最后于半珊别别扭扭地和甄少祥牵着手走了出来,却看到郝眉、星辰先生和肖奈就站在门外,而且看样子已经待了不短的时间。聪明如他,马上反应过来事情的始末,手上暗暗用劲捏着甄少祥,可怜甄少祥猛然吃痛不敢呼出声又不愿意松开手。

—— 肖奈,你早就知道了?

—— 只不过赌一把,运气好赌赢了而已。
               肖奈依旧是大佬的淡定。

               郝眉倒是笑得合不拢嘴,半个身子都快挂到星辰先生的身上去了。于半珊一看他这样子就猜到他和星辰先生已经互表心迹。想到自己的一世英名居然因为这个傻狍子给捯饬毁了就想给他来一点“爱的教育”,却顾及星辰先生这个大靠山不敢乱动,顿时脱口而出。
—— 天呐我不想看到这些人了!来个妖怪把这几个人抓走吧!


—— 全抓走是不可能了。但还有一个方法……
               甄少祥单手环上于半珊的腰。
—— 妖怪可以只抓你。
—— 二,师,兄。



               到底是哪只傻狍子告诉这个家伙的?!!!!


<END>

==================================

是谁偷走了我的秋天!并不想这么快进入冬天QAQ 好多新买的衣服都还没有穿过嘤嘤嘤
太冷了手指都按不动键盘。

明天早上有彬彬的直播嗷,大家记得看哟⁄(⁄⁄•⁄ω⁄•⁄⁄)⁄    反差萌真是太可爱了


看文愉快☆
惯例球评



评论(6)

热度(10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