X前的红领巾更鲜艳了

希望所有的喜欢 都不是独角戏

刚刚好 - 03 《《《 秋衣 | 香芋 | k莫

秋衣 | 香芋 | k莫 

<刚刚好> -03
#红领巾文坑汇总

主线:  猴子酒 X 孟逸然 ,穿插较多其他几对的日常,中篇

前文 ☞  <刚刚好>-01

             <刚刚好>-02
             孟校花今天不开心(前传)

 

惯例球评  ( 」´0`)」 


=============================================

 

 

 

               “逸然!”

 

               孟逸然回学校拿点东西,在校门口等甄少祥来接她。回头发现是曾经的室友安娜。曾经,对,是曾经。自从当初她无意中在出租车上听到安娜说的话,认清了这个“好闺蜜”的真面目,她就果断地选择了搬出去住。

 

               孟逸然最不想见到的人就是安娜。

               在她前二十年的人生里,她一直被家人保护得很好,在她的心里,人只有两种,好人和坏人。而安娜一时被她归于“好人”的位置,贝微微则是“坏人”。可是经过一系列的事情,她发现,贝微微是个真正善良的人,反而自己最信任的安娜却在背后把自己说得无比难堪。

 

               孟逸然装作没听见的样子径直想要快步走开,可安娜比她更快地跑上来拦住了她。

 

               “逸然,真的是你啊!我刚刚还以为看错人了呢!你刚才怎么不理我呀?”

 

               “没有啊,我……我刚刚没听见。”孟逸然不想和她说话,但是良好的修养让她还是要强挤着微笑回答。

 

               “逸然,你都回国了怎么还不回寝室住啊?之前那个什么爱香奈儿的事情不是过去了嘛,她就是想挑拨我们!”安娜的手缠上了孟逸然,孟逸然很不自在地抽了两下,安娜却像毫无感觉似的缠得更紧了。“逸然,你现在是不是又在少祥哥的公司实习啊,怎么都不带着我一起啦?”

 

               “真亿现在不缺实习生。”

 

               “别这么说嘛!逸然你可是大小姐,说一声我不就进去了嘛~我发誓,我绝对不会给你添麻烦的,我……”

 

               “对不起安娜,我有急事!”孟逸然实在是不想听下去了。她知道安娜喜欢表哥,以前她当安娜是好姐妹,倒是也不介意把她和表哥凑近一些,反正表哥生性风流,能不能把握表哥就是她自己的本事了。“现在必须要走了。”她现在满心只想让表哥快点来。

 

               安娜悻悻然抽出手,有些不确定地问:“逸然……你以前都叫我娜娜的,现在怎么这么生疏……是不是又有爱香奈儿那种女人在你面前乱说话……”

 

               “够了!!”严格教养如孟逸然再也忍无可忍地喊出声。“安娜,你每天都是用这样恶毒的想法来揣测每个人吗?”

 

               “逸然,你这是什么意思?”

 

               “以前你天天跟我说贝微微是个心机女,想着法子搜罗针对她的猛料。是,我以前是讨厌贝微微,我也确实觉得她是个城府很深的人,甚至脚踩几条船,不配和肖奈在一起。可是现在我知道了,她真的是个很好很好的人,聪明但是不会用她的聪明去害别人。”

 

               “逸然,你不要被贝微微那种人给骗了,她……”

 

               “你听我把话说完!既然都说到这里了,我也不怕把话直接说开。”孟逸然深吸一口气,“其实那天我去找你了。”

 

               “那天?”

 

               “上次吵架那天,我坐出租车离开后又折回来,你说的话我都听到了。”孟逸然看着安娜疑惑的表情苦笑。也是,安娜每天都要说那么多别人的不是,又怎么会记得住那天说了什么呢?

               “算了。”

 

               想了一会儿,安娜好像记起了自己都说了什么,一时间表情千变万化。孟逸然扭头想走,表哥没来就没来吧,她是一秒也待不下去了。她才刚刚走出去一步,就被安娜拽住了胳膊。

 

               “孟逸然!”安娜冷着脸,也不假装出善解人意的样子了,“难道我说错了吗?哼,你不就是仗着几个臭钱才这么嚣张吗?家里有钱了不起啊?”

 

               “你放手!弄疼我了!”

 

               “弄疼你怎么了?”安娜冷笑一声,恶毒的样子毫不保留地表现了出来。“我还要把那天的话当面再说一遍。什么事情都让你心满意足,那才叫不公平呢!最好你这辈子都没有人真心喜欢,这我才痛快!”

 

               孟逸然看着她的模样,又是生气又是可怜。女人啊,就算脸上的妆容再精致,嫉妒起来的嘴脸真的很丑恶。

 

               “长得好看又怎么样,还不是那么蠢,被我指使来指使去的!我……”

 

               “所以这就是你至今都没有人喜欢的原因?”安娜说得正起劲,突然插进了一个带着愠气的男声。

 

               丘永侯远远就看到孟逸然和安娜站在校门口了。

               

               愚公和甄少祥今天有点小摩擦,甄少祥屁颠屁颠跟在愚公身后一阵好哄,哪来的美国时间去接表妹。要不是看到肖奈接贝微微来公司,他差点就要忘记要接孟逸然这件事了。环顾一周,丘永侯刚巧伸个懒腰就被一脸不怀好意的甄少祥抓了壮丁。甄少祥快速解释了一下自己的情况就把车钥匙塞给了丘永侯,并表示会和肖奈帮他解释“特殊情况”,不算早退。丘永侯当然不介意这样的美差事,何况他一点也不想在公司接受多对情侣的秀恩爱攻击。


               帝都的交通一向糟心,丘永侯因为堵车耽误了一点时间。车子接近校门口的时候他就看到孟逸然了,当然也看到孟逸然身边的女生,好像是她的室友?可是随着车子越来越靠近,他发现孟逸然的状态好像并不好,与其说冷漠,不如说是生气,好像在和人吵架的样子。没一会儿,对方就拉住了孟逸然的胳膊,孟逸然用力挣扎了几下可对方还是不放手,嘴里还喋喋不休说着什么。他赶紧靠边停了车,小跑过去,自然也没有错过安娜那些恶毒的话语。

 

               “你谁啊?我和她的事情,和你有什么关系?!”

 

               丘永侯一把拉开安娜拽着孟逸然的手,又下意识地牵住孟逸然:“你一个小女生怎么嘴这么不干净?有钱怎么了,她又不偷又不抢,有钱就是了不起。你呢,嫉妒别人就一个劲地去抹黑?有钱并不高贵,没钱也不代表低人一等。但是很可惜,你确实比孟逸然低得不只一两点。”

 

               丘永侯的突然打断,安娜都懵住了,呆愣愣地看着丘永侯牵着孟逸然的手走远,过了好一会儿才在原地低声咒骂起来。

 

 

<待续>

 

================================================

 

这篇感情线比较少,为了下篇的铺垫嘛(X

让香芋的助攻来得更猛烈一点吧2333


取名废的新脑洞现在正被标题困扰,等想出了名字再发吧(喂


看文愉快

惯例球评  ( 」´0`)」 


评论(16)

热度(8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