X前的红领巾更鲜艳了

希望所有的喜欢 都不是独角戏

冷战 02 <<<<< 香芋,虐,HE


#红领巾文坑汇总

设定时间为两人同居之后,交往一周年。

具体设定见文

前文指路 ☞ 冷战01

惯例球评( 」´0`)」

==============================================

冷战02  <<<<< 

 

 

 

           甄少祥哭笑不得地看着被从外反锁的门。

 

           喝完粥,甄少祥想出门走走。伤口已经好了不少,又加上睡了那么多天,他觉得自己都快发霉了,走到门口才发现刚才于半珊出门的时候把门给反锁了。

 

           这是什么意思?

 

           惩罚?

 

           甄少祥想起以前的小女友送他领带的时候,说是要把他给套牢了。现在于半珊把他反锁在门里,是不想他出去沾花惹草?还是怕他受了伤出门不安全?

 

           但不管是哪一种,大概都是于半珊对他的关心。

 

           两人已经在一起一年了。甄少祥知道于半珊虽然总在兄弟面前总是一副大咧咧的样子,但却不经常在他面前表露。一些公司的知情人总说于半珊冷漠,说他和于半珊在一起是屈就,可他却从不那么觉得。

 

           在甄少祥的眼里,于半珊是个非常可爱的人:

           于半珊长得可爱,性格也可爱——认真的时候可爱,嫌弃他的时候可爱,乖巧的时候可爱,小任性的时候可爱,口嫌体直的傲娇更是可爱中的可爱。

           能和半珊在一起,是他的幸运。

 

           既然于半珊不想他出门,他不如就顺着乖乖接受等他回来。

           甄少祥老老实实地在家等了于半珊整一天,借着难得的休息日把家里好好地转了转。

 

           家,他很喜欢这个字,这是他们的家,甄少祥和于半珊的家。

 

 

 

           回想起来也好笑,确认关系后甄少祥第一次去于半珊的出租屋做客,养尊处优的真亿科技大少爷对于小房间是越看越不顺眼,直截了当地提出了同居的想法。

 

           以为被甄少祥小看的于半珊当场就被点燃了:“哟,小甄总看不起这儿小了?得了,我的小庙也容不下您这尊大佛。”说完就要赶人。

 

           “没有没有!”甄少祥连忙否认,一面仔细斟酌着用词解释着,“我只是觉得,半珊你值得住在更好的地方。”

 

           “更好的地方?就我这点可怜的工资你还要住更好的地方?”于半珊正在气头上哪里听得进去,“小甄总衣食无忧,自然是不能理解我这种平民百姓的生活。这是我的家,草窝我也住得很开心!我不想,也没有兴趣换地方。”

 

           看着恋人好像要越来越生气,甚至背过身就准备走,甄少祥三两步上前从背后搂过于半珊。

 

           “可是,我想和你在同一个家。”

 

            他放低声音,轻柔地凑在于半珊耳边。刚才还非常强硬的于半珊腾一下红了耳朵,他轻轻耸了耸肩膀,虽然依旧背对着没有说话,甄少祥却能感觉到他的态度明显的和缓了下来。

 

           “我想住。如果可以,我想住到你的草窝里。”

 

           “……随便你。你……你起开,老没个正经……”于半珊抖开甄少祥的Back Hug,骂咧咧往卧室走去,刚进卧室又虚掩着门探出了半个头,别别扭扭地补充:“我……我这里没有多余的被褥了……你走的时候记得关灯,我睡了!”说完砰一声重重地甩上了门。

 

           ——其实和你一床被子也很好。

 

           甄少祥在心里想着,当然这话他是没胆子当着于半珊说的,至少现在是不敢的,不然他大概再也进不了这个房子了。

           来日方长,他有大把的时间。

 

           第二天难得周末懒觉的于半珊是被门铃声吵醒的,打开门是瞬间他简直以为自己打开的是哆啦A梦的任意门。只见门外着累放大堆的各种各样的东西,有崭新的家具,有看起来很复古的台灯,有一些他的审美所不能理解的奇形怪状的东西,还有十几个穿着搬家公司制服的男人。如果不是站在第一排按门铃的人是穿得依然整齐干净还喷了香水的甄少祥,于半珊会想回去再睡一觉清醒清醒。

 

           但是他现在只想来盆冷水让以前这个妖艳贱货清醒清醒。

 

           “傻X你不要再出现在我面前了!”

 

           甄少祥眼睁睁看着于半珊自开门起脸色一变再变,最终大喊一声甩上了门。他以为于半珊是起床气,贴在门上温柔地安慰道:“半珊,我只是添置一些普通生活必需品。”

 

           回答他的只有门板都挡不住的怒喝。

 

           “滚!!!”

 

           事情的最后以甄少祥只带着一床被褥睡沙发收场。出租房的位置比较小,自然家具也不会很大。当于半珊起夜第N次看到甄少祥蜷缩着身体挤在沙发上睡觉的时候,他也心疼了,隔天在甄少祥难以置信的狂喜中支支吾吾表达了住到甄少祥家里的“意见”。两人的同居生活也正式开始。

 

 

           回忆着过去的甄少祥忍不住轻笑出声。以前他的房子只有一个人住,偶尔保洁阿姨会来打扫卫生,什么都是一个人的,他也并不觉得什么不妥。而现在的家里,所有的生活用品都变成了两人份,两人份的拖鞋,两人份的餐具,两人份的毛巾,两人份的牙具牙杯……

 

           一人份的床褥。

 

           太久没有过过独居的生活,甄少祥突然觉得房子确实是太大了,甚至有些怀念起于半珊的“草窝”。或许下次新买一套小户型的公寓也不错??

 

 

           想着想着很快就到了晚上。于半珊大概又在加班了,回来得又很晚而且一副很疲惫的样子。甄少祥看他的模样也不敢打扰,心疼地看着爱人,直觉他好像又变瘦了一点。

 

           于半珊很快就洗漱完,呵着白气搓手匆匆地上床把自己紧紧裹成一团,身边习惯性留出了一人的床位。甄少祥回了神,也赶紧洗漱完进了床里,他伸手试探性地想要搂住于半珊,却看到对方在自己触碰到他之后往后挪了挪身子,远离了他的怀抱,好像还把被子抓得更紧了些。甄少祥转念想想,自己刚刚进床铺确实身上都还带着寒气,于半珊一贯怕冷,这也是正常反应,就不再试图抱着于半珊,也沉沉进入了梦乡。

 

           甄少祥依然是在厨房的乒乒乓乓声中醒来的,精神恢复比前一天更好。这次他还没走出卧室,就听到于半珊接了个电话突然变得很高兴,挂了电话比昨天更匆忙地离开了家里。甄少祥慵懒地走到餐厅,发现于半珊又煮了白粥,其实平时的早餐相对更丰盛一些,但想到于半珊匆忙出门的样子,自己又不会做饭,只能认命地舀了粥来喝。吹了吹热气尝一口,还是觉得今天的粥也特别淡,似乎是没有放盐的样子。甄少祥习惯了在饭店吃东西,不喜欢清淡的食物,于半珊更是重口味,两人的吃食一直都是偏咸的。看来等于半珊回来是要提醒他一下手艺好像有点退步了。

 

 

 

【TBC】

 

==============================================

 

迟来的警告:本章高甜,糖里有毒(来自牙病患者的怨念

最虐不过怕冷梗,flag立得飞起。

心累得说不出话,甚至有了弃文的冲动(X

 

长牙了发炎又肿脸巨疼,明天和小朋友去秋游,不能吃任何东西大概是我最无聊的秋游了QAQ

拒绝快递

惯例球评

 ✧ʕ̢̣̣̣̣̩̩̩̩·͡˔·ོɁ̡̣̣̣̣̩̩̩̩✧ 

评论(36)

热度(8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