X前的红领巾更鲜艳了

希望所有的喜欢 都不是独角戏

冷战 05 <<<<< 香芋,虐,HE


#红领巾文坑汇总

设定时间为两人同居之后,交往一周年。

具体设定见文。

前文指路  ☞  01   02   03  04


惯例球评(ง ´͈౪`͈)ว


==============================================

冷战 05  <<<<< 

 

 

 

           甄少祥终于明白了最近那些不对劲的感觉都是什么。

 

           难怪半珊对他熟视无睹

           难怪半珊从不回答他的话

           难怪半珊每天都煮全淡的白粥

           难怪半珊每天都早出晚归

           难怪每天回来都越来越疲惫

 

           难怪每晚睡觉的时候半珊会拒绝自己的拥抱……

 

           于半珊怕冷,自己现在的状态对于于半珊也许不过只是一团让于半珊感到寒冷的寒气而已。

 

           看不见听不见摸不着

 

           的一团寒气。

 

 

           甄少祥花了很长时间接受了这个事实。尽管还是很疲惫,但好歹恢复了些许的力气,缓了缓强撑着穿墙走进了卧室。

 

           郝眉和ko已经离开了。

 

           于半珊哭得太累睡着了,乖顺地把自己包裹在厚厚的被窝里只探出个头在外面,可以看得出他睡得并不好,即使是在睡梦中也时不时嘤咛几声,新的眼泪又覆在已经干了的泪痕上,最终顺着脸颊渗入进棉被里。

 

           甄少祥跪坐在地上看着爱人的睡颜,就这么一直看着,感受着对方的疲惫和痛苦。他看到于半珊流出的眼泪,恍惚间伸出手想要帮其擦拭,却又在手贴到于半珊的脸庞附近时看到对方受冷敏感的哆嗦,一个回神挣扎着收回了手,深深叹了一口气。

 

 

           接下来,甄少祥变成了于半珊背后灵般的存在。

 

           于半珊睡醒后又自我鼓劲振作了起来。好好收拾了一下狼狈的样子,重新煮了白粥出门去。甄少祥也跟了上去,他也第一次亲眼看见了“自己”。

 

           原来甄少祥并没有死,身体仍然处于昏迷之中,状态时好时坏,这也是为什么灵魂状态的甄少祥有时候精神抖擞,有时候又会觉得萎靡不振。第一次见到自己的样子,甄少祥又是惊喜又是新鲜。

 

           一来,他以为自己已经死了才会灵魂在这里,这么想想确实于半珊和郝眉的对话里是提到过“不醒”,只是他当时太累又太震惊,自己吓自己。

 

           二来,虽然也照过无数次的全身镜,但看到闭眼的自己还是头一遭。恩……憔悴是憔悴了点,但是自己果然还是英俊潇洒,睫毛很长也很翘,看来车祸并没有伤到他的脸。

 

           甄少祥看着于半珊对着床上的自己元气满满地打了声招呼,balabala和他说了很多昨天的事情,还“威胁”他醒过来以后一定会好好揍他一顿,又软声补充让他早点醒过来喝粥。看到于半珊还是熟悉的傲娇样,甄少祥站在一旁笑得温柔。唠完嗑的于半珊熟练地拿出软毛巾给“甄少祥”擦脸擦身体,甄少祥突然嫉妒起了床上的那个自己,这样人妻的于半珊可是难得一见,没能够亲身感受他的擦洗实在是太可惜了。

 

           —— 真希望赶紧醒过来亲自感受一下人妻的爱。

 

 

           中午于半珊去食堂买饭。趁着于半珊出去的时间,甄少祥走到病床边上紧盯着自己的身体,他不想让于半珊再担心了,他要尽早醒过来。

 

           应该只要把灵魂重合到身体上就可以了吧?

 

           甄少祥回忆了一下甄母和表妹孟逸然常看的电视剧,好像都是这么个套路,他赶紧坐上床一点一点躺下,努力把自己完全融入到身体里。可是一直等到于半珊吃完饭回来,他还是没能够和身体融合到一起,他的灵魂仍然是灵魂的状态,不管尝试多少次,起身时灵魂还是脱离了身体。所以,他只是坐在了自己的身体上而已。

 

           该不会他只能这个鬼样子回不去身体了?

 

           “半珊!半珊!”

           “我在这里啊!半珊你看我一眼!”

           “求求你……我就在这里……”

 

           甄少祥惊慌了起来。他大喊着于半珊的名字,可是于半珊什么也听不见,只继续做着手头的事情。

 

           甄少祥泄了气,他不知道该怎么做才能回到身体,只能先暂时保持着灵魂体陪伴着于半珊。

 

           这一暂就暂了两个月。

 

           于半珊已经不再全天待在医院照顾甄少祥了,甄父请了专业的护理人员来照顾甄少祥。更重要的是,尽管肖奈可以体谅,但是甄少祥不知何时才能醒过来,他仍然需要工作,需要赚钱,才能更好地去照顾对方和他自己,但他还是会每天下班后先去病房里和甄少祥说说话再回家。甄少祥的灵魂就这么每天陪着于半珊去公司,陪着于半珊去医院,陪着于半珊回家,陪着于半珊上床休息。

 

           甄少祥还是会努力尝试回到身体的方法,也努力和周围的人说话,但都是无济于事。屡试屡败,屡败屡试。

 

 

           不知道尝试了多少次,连甄少祥都快放弃的时候,意外却发生了。

 

           下午,甄少祥再次躺到身体上闭眼屏气凝神,依然没有发生任何变化。等于半珊收拾完准备回家时,甄少祥也准备起身,一用力却没能离开自己的身体!

 

           甄少祥愣住了。

           他再次尝试着坐起身,却发现自己好像被牢牢禁锢在了身体里,灵魂无论怎么努力也无法出来。

 

           难道他终于成功了?

 

           甄少祥兴奋地想要开口叫住于半珊,却又发现自己出不了声,甚至连张口的简单动作也做不到。他试着睁眼也失败了。灵魂在身体里剧烈挣扎了起来,他可以感受到外界的一切,却依然不能够掌控自己的身体,更糟糕的是,这下子连灵魂也被禁锢住无法动弹。

 

           听到于半珊逐渐远离的脚步声,灵魂发疯似的喊叫着求救。

 

           于半珊像是有感应般的停下了脚步,疑惑地看了一眼病床的方向,甄少祥仍然安安静静地躺在那里,没有任何的异样。“奇怪?”于半珊皱了皱眉眉头,还是离开了病房。

 

 

           甄少祥怀念起了灵魂时期的自己。

 

           虽然当时觉得灵魂状态什么也做不了很糟糕,但是至少还能跟在于半珊的身边,怎么说也比现在这样真真像是个植物人的样子好太多了。

 

           现在的甄少祥只能每天在下班时间听着于半珊来和他说说话,感受他触碰自己时候的感觉,却看不到于半珊的样子,看不到他的日常生活。

 

           又过了好多天,具体是几天甄少祥也计算不清了,于半珊说话的状态像是感冒了,努力掩盖着咳嗽的声音,甄少祥很是心疼,但无法表现出来。等于半珊走后,他听见两个女护士在病房里聊天。

 

           “诶王姐,这个病人昏迷大半年了吧?啧啧啧,可惜了,这么优质一高富帅就躺着醒不过来。”

 

           “可不是么,检查又没毛病。家里好像很有钱的样子,本来这样的情况早就丢回家里了,听说给了医院很多钱例外让他住在这里。”

 

           “有钱就是任性啊!诶那个男的也是,这么久了一直在医院照顾,也不知道是他什么人。”

 

           “朋友吧?”

 

           “你可拉倒吧,哪个朋友能这么照顾人?要是你这样儿了我铁定都管不了你几天……”

 

           “嘿?!原来你是这样的萌萌?小白眼狼?”

 

           “诶别别别,我这不是开玩笑么……说正经的,你说,这人还醒的过来么?”

 

           “恩……我觉得玄。”

 

           “我想也是,都这么久了……”

 

           两个护士说说笑笑离开了病房,甄少祥又陷入了沉默的环境。原来已经这么久了,他昏迷了这么久了。甄少祥想起学生时期读过的一篇短小说,乙一的《被遗忘的故事》。

 

           —— 我不知道自己身处什么情况,内心饱受溷乱与恐惧的侵袭。但是我既不能尖叫,也无法脱逃。眼前是一片前所未见、看来永无止尽的绝对黑暗。我等待着光线射进来,打破这片黑暗,然而那一刻始终没有到来。

 

           甄少祥记得很清楚,这是主角车祸后的所感,而他现在也是这样的状态。《被遗忘的故事》里,男主几乎全瘫,只有一根手指能动弹,妻子日复一日陪伴着他,妻子之后是逐渐长大的女儿。随着时间的推移,妻子越来越感到绝望甚至罪恶,男主为了不拖累自己妻儿决定“自杀”,也就是放弃生存的迹象不再活动手指。如他所愿,妻子来探望他的次数在不断减少,最后连女儿也不来了。

 

           —— 我连自己有多老都不知道了。我甚至在想,说不定我太太已经老死了。      

           我置身一片黑暗静寂的世界里,阳光也不再照上我那被搁在床单上的手臂,或许我已经连床被移进一间没有窗户的病房里了。尽管如此,我至少知道世界还没有毁灭,因为自己还靠着人工呼吸器和点滴过活。      

           我想像着自己可能像个被遗弃的赘物般被弃置在医院的一角。这里大概是个类似仓库的房间,而我的周遭或许堆满了各种满是尘埃的东西吧?再也没有人来触摸我的手臂了。医生和护士都忘了我的存在,而我自己也认为这样也无所谓。

 

           也许是周遭太安静的缘故,甄少祥对书本的内容记得愈发清晰。他害怕自己将要过上和书里一样的生活。他和半珊都是男人自然没有孩子,他甚至开始不确定自己过多久之后也会被所有人遗忘,自暴自弃直到死亡。

 

           —— 我不知道我太太发生了什么事,或许她只是忘了过来而已。没有人告诉我她的情况,我也只能凭想像猜测。在她忙着讨生活的当儿,如果还能想起我这个变成一团肉块的丈夫,我就很高兴了。我最希望的,就是她能将我完全遗忘,不再和这团不发一语的肉块有任何牵连。

 

           当年甄少祥看到书中这一段自述的时候只觉得主角真是愚蠢至极,而现在他好像能够理解一点主角的心思了。他不知道自己能不能醒过来,也不知道还会拖累于半珊多长时间。甄少祥嘲笑起自己的幼稚,以前他总觉得来日方长来日方长,但原来时间真的一点点也不等人。他确信于半珊不会放弃他,可是他不愿意因为无法苏醒的自己禁锢住于半珊的下半生。

 

           他,是最想给于半珊幸福的人啊!

 

 

 

【TBC】

 

==============================================

 

乙一《被遗忘的故事》系列短篇都非常引人深思,看几次都不腻,书都要被我翻烂了QAQ 有兴趣的可以找来看一看。

 

下一章完结。

 

惯例球评 ᕤ( ˶˙º̬˙˶ )୨ 


 


评论(31)

热度(9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