X前的红领巾更鲜艳了

希望所有的喜欢 都不是独角戏

纯情刺客俏愚公 <<<<< 香芋(甜饼一发完)


#红领巾文坑汇总

对,你们没有看错,我就是这么取名无能
设定如标题:)

惯例球评 ヽ(。ゝω・。)ノ 


=============================================



               房顶又一次响起了瓦片碎裂的清脆声响。

               睡梦中的于半珊警觉地睁开眼,微皱着眉头辨认了一会儿顶上之人拙劣的轻功,无奈地叹了口气,起身摸过一件薄外套披在肩膀,端坐在床上静静等待来人。

               不多久,靠近床边的窗户纸被人用指头戳开一个小洞,随即伸进来一根短细管吹着半透明的烟雾。

               —— 哟,长本事了,还会用迷烟。

               于半珊正准备屏气,烟雾却停止了。

               “……”

               —— 这么大的屋子吹这么一点烟,你特么当是蚊香呢??

               于半珊的心里正在吐槽,门缝里插进来一把薄刃,一寸一寸地挪开门拴。于半珊默数着倒计时,果然听到了门拴落地时重重的一声响,在寂静的夜里显得特别清晰干脆。门外的人显然也被这声“意外”给吓到了,半天不敢有动作,屏息观察者室内的动静,好一会儿门才被轻手轻脚推开了。

               隔着屏风,于半珊掐指计算着对方这次又撞到了几次桌子几次椅子,打翻了他特意放在桌沿的小酒杯。不错,好歹比上次进步了一些。

               “来访者”和于半珊仅仅一屏风之隔,手紧张地抠在屏风的边缘,却迟迟不敢迈过那一步。

               “还偷不偷袭啊?不杀我要睡了!”于半珊等得不耐烦,出声催促,来人听到他毫无睡意的清醒声音瞬间僵硬在原地不敢再动弹。

               于半珊翻了个大白眼,下床点燃了烛灯,屋内霎时明亮,也照亮了来人的样子。于半珊大步踱到仿佛被定身的人面前定定看着对方。

               —— 甄少祥。

 

 

               今天是甄少祥第六次被逮个正着。

 

               他是师门里最不中用的刺客,被师兄弟们冷嘲热讽,他下定决心刺杀国内第一富商于半珊来给自己搞个大新闻,从此翻身扬眉吐气。于半珊是富商,却也是个有名的高手,虽比不过其武林盟主好友肖奈,但也不是个好对付的角色。

 

               甄少祥专门挑了于半珊休息时去刺杀,可惜的是那天正好房里的蜡烛点完了,于半珊正在换蜡烛,甄少祥误以为他是熄灯睡了就提前进了房里,结果当然是看到穿戴整齐的于半珊时整个人都愣住了。于半珊反应很快,先下手为强,三招就制服了甄少祥,反拧着胳膊把他压在方桌上。

 

               “来者何人?”

 

               “诶疼疼疼!!我我叫甄少祥……”甄少祥下意识地回答,刚说完名字猛然反应过来紧闭了嘴。

 

               于半珊笑了,他还是第一次遇到刺客张口就是自报家门的。

               听到身后人的笑声,甄少祥回头看了一眼,只觉得这人笑起来看得特别舒服,如果不是此情此景,他会很想和对方做朋友。

 

               “现在当个刺客的门槛那么低啊?就……这么个烂身手?”

 

               “当然不是!”甄少祥委屈唧唧地给于半珊讲述了自己的凄惨生活,越讲越觉得自己做人失败,看来今天是无论如何逃不过去了。

 

               于半珊本想把甄少祥交给官府,听了甄少祥balabala说了一长串反而起了兴致,改变了主意。

 

               他松开甄少祥:“你走吧。”

 

               “啊?”

 

               “啊什么啊!”

 

               “你……不把我送官?”

 

               “怎么,你是主动想让我把你送官?”

 

               “不不不!可是……你放了我,我还是会来刺杀……你的……”

 

               这下于半珊是真的被甄少祥的单纯给气笑了。

 

               “行啊!能杀你就试试。”

 

               ……

 

               从此以后于半珊隔三差五就会见到甄少祥一次。当然甄少祥一点也不想见到他,每次都被抓个现行,被几乎是单方面的暴打一顿,屡败屡战,愈战愈勇,还会总结经验不断改进手法,无奈依然屡战屡败。

 

 

               第六次,甄少祥照旧没能伤到于半珊一根毫毛。

 

               “那我先走了,下次再来。”甄少祥已经习惯了被抓被放的路数,不等于半珊开打,转身就准备走。

 

               “这个月都别来了。”

 

               “还有机会,我不会放弃的……”

 

               “我明天要启程去参观武林大会,至少一个月都不会回来。”于半珊打断了甄少祥的喋喋不休。

 

               甄少祥楞了一瞬,不自在地挠挠头:“那你……路上注意安全。”

 

               “喂,你是来杀我的好吗?”于半珊听着甄少祥的话哭笑不得,“还注意安全?”

 

               “呃,那,早点回来。”

 

               “恩。”于半珊嘴角扬起灿烂的弧度。

 

 

               于半珊没有想到在武林大会回家的路上会遇袭。不是甄少祥那样的菜鸟,是训练有素真真正正的杀手组织。于半珊身手不俗,可仅仅带了几个家仆,寡不敌众,好在肖奈等人及时赶到,救下了他们,然而于半珊还是身负重伤,肖奈派人专送回于府里修养。

 

               甄少祥看到的就是于半珊躺在床上脸色苍白的模样。

 

               “你来了啊?”

 

               甄少祥第一次听到于半珊这么虚弱的声音,心里像被什么紧紧揪住了一样,抿着嘴一言不发。

 

               “看来你今天终于是要成功了,真羡慕你,捡了我这么个大便宜。”明知道甄少祥不会真的伤害自己,于半珊好心情地开玩笑。

 

               “受伤可真不好受。我困了,你随意,我先睡了。出门的时候记得帮我把灯吹了啊。”

 

               于半珊翻个身,沉沉睡了过去。甄少祥背对着于半珊,眼神蓦然阴沉下来,在床边一直站到于半珊呼吸变得沉重,确认他熟睡后帮他小心掖好被角,才吹灭蜡烛离开了房里。

 

               于半珊一直睡到了第二天下午。老管家急忙忙地跑进屋子叫醒了于半珊。

 

               “主子!大事不好了!”

 

               “怎么了,慌慌张张的。”

 

               “昨天……呼……昨天晚上……”

 

               “管家你别急,喘口气慢慢说。”

 

               “上次的杀手,昨天晚上被人一夜全杀了!”老管家一边说一边比划着手势,难掩激动。

 

               “你说什么?!可知道是谁做的?”

 

               “不知道啊,早晨肖公子飞鸽传书来告知了这个消息。具体的还在查,只知道此人一定是高手中的高手!不过啊……”管家凑近压低了声音,“我也是听说,看招式很可能是真水无香干的!”

 

               —— 真水无香?!

 

               真水无香是闻名江湖的高等刺客,从不加入任何组织,只身一人游走。传闻他武功极高,接任务不为名不为利只看心情,很少有人见过他的真面目,有人说他是个白发苍苍的老头,也有人说他是个魁梧壮汉。

 

               若真是真水无香做的,那倒是也说得过去了。可真水无香为什么突然对杀手组织下手呢?难道杀手组织做什么事情惹到他了?

 

               “其实还是有说不通的地方,真水无香怎么突然就去杀他们了,他们怎么说也算是同行。哎呀,算了,高手总是有自己的想法。”老管家有和于半珊同样的疑惑,“不过,据说这次真水无香下手特别残忍,那些杀手死得是真叫难看。这得是多大仇……”

 

               于半珊脑海里快速闪过一个想法,他摇摇头甩开荒唐的念头。

 

               —— 怎么可能会是他呢,定是我多虑了。

 

 

               是夜,于半珊在睡前等来了甄少祥,甄少祥还是一脸畏缩的样子,于半珊正想开口,笑容却在甄少祥走近他时瞬间僵在了嘴角。

 

               于半珊除了武功厉害,还有更厉害的是他的嗅觉。只是这个技能平日里基本用不到,他自己都快忘记了这项本领。从甄少祥刚刚进入房间开始,他就敏锐察觉到了空气中微妙的气味,直到甄少祥靠近时,他突然意识到甄少祥身上带着浓重的血腥味,显然不久前刚刚经历了一场激烈厮杀,而身上却没有任何受伤的痕迹。尽管已经刻意洗过去味,还是逃不过于半珊灵敏的鼻子。

 

               白日的念头再次出现在于半珊的脑海,本就苍白的脸色更没有血色。

 

               于半珊很久才找回自己的声音,艰难地开口:“真水……无香?”

 

               甄少祥从迷茫变成于半珊从未见过的冰冷表情。

 

               于半珊心里已然有了答案。

 

               “为什么?”

 

               —— 为什么是我。

 

               “你相信一见钟情吗?”甄少祥不答反问。

 

               “……那,刺杀我的任务也是假的?”

 

               “不,一开始确实有人委托了我,不过……”甄少祥挑起一抹邪笑,勾得于半珊心里痒痒的,“见到你第一眼,我就拒绝了这个委托。”

 

               “啧,演技可真不错,白瞎了当个杀手。”于半珊嫌弃地翻了个大白眼。

 

               甄少祥一反平时唯唯诺诺的样子,把于半珊圈在怀里,嗓音也比平日里低沉许多:“所以你的答案呢?”

 

               “什么答案?”于半珊装傻,甄少祥恶劣地咬了一口他的耳垂,激起怀里人一身鸡皮疙瘩,却没有反抗。

 

               “真羡慕你。”于半珊撇撇嘴,“马上就能拥有我这么帅气有趣的人了。”

 

 

 

               不是真的无能,只是,只在喜欢的人面前示弱。

 



<END>

 

=============================================


不会取标题真的是件很糟糕的事呢(手动再见)

一天到晚不务正业只想开新坑,可是旧坑还没完QAQ


看文愉快

惯例球评  ヽ(。ゝω・。)ノ 



评论(57)

热度(22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