X前的红领巾更鲜艳了

希望所有的喜欢 都不是独角戏

刚刚好 - 05 《《《 秋衣 | 香芋 | k莫


#红领巾文坑汇总

主线:  猴子酒 X 孟逸然 ,穿插较多其他几对的日常,中篇

前文 ☞  01     02     03    04

             孟校花今天不开心(前传)


香芋助攻上线,这样的助攻你们满意吗(总裁笑

惯例球评  ☆~(ゝ。∂) 


=============================================

 

 


 

               孟逸然一早就起来翻找衣柜,纠结着今天该穿什么衣服去公司。

 

               粉红连衣裙?

               —— 不行,太卖萌了。

               白色小西装套装?

               —— 不行,老气,又不是真职业白领。

               小礼服?

               —— 不行,只是上班而已太夸张了。

               潮牌T恤?

               —— 不行,好像和气质不太搭。

 

               ……

 

               孟逸然对着几柜子的衣服犯了难,明明就有着各种颜色各种款式,可就是偏偏找不出她今天能够满意的搭配。

 

               不过她很快就摆脱了烦恼。

 

               手机响起,来电显示是甄少祥。

 

               “喂,表哥你到了吗?”

 

               “逸然啊,今天你不用上班了。”甄少祥的声音从话筒那头传来,听着是刻意压低了音量。

 

               “为什么啊?”

 

               “半珊他发烧了,我要照顾他,这几天都不去公司了,你也不用去。”

 

               “发烧?怎么回事,严重不严重?”怎么说于半珊现在也是孟逸然的好朋友之一,孟逸然很关心他的健康。但是她完全遗忘了,从小被伺候长大的甄少祥大少爷怎么会照顾别人。

 

               “昨天……”

 

               “甄少祥你闭嘴!咳咳……”

 

               甄少祥正想回答孟逸然,被几声咳嗽声打断,甄少祥赶紧低声安慰着对方。孟逸然分明听到电话那头不远处传来一个男人略显嘶哑的嗓音,仔细听还是可以隐约辨认出是于半珊,可是这声音……怎么总觉得哪里怪怪的。

 

               安慰了好一会儿,甄少祥才重新接回电话:“逸然不好意思啊,刚刚有点忙。”

 

               “表哥,你……在自己家?”孟逸然不确定地问。

 

               “对啊,怎么了?”

 

               —— 怎么了?于半珊发烧了还在你家被你照顾?还问我怎么了?

 

               和贝微微二喜等人待久了,又天天看着ko和郝眉在眼前翻着花样撒狗粮,孟逸然也不是当初的傻白甜,她估摸着大概猜到发生了什么。

 

               真是,不知道该心疼表哥,还是心疼于半珊,哦不,表嫂:)

 

               “没事,那行吧,表嫂……恩……你什么时候回去上班了和我说一声,最近我就当休假了。”孟逸然挂了电话,用力扑在床上抱着长抱枕滚了几圈。

 

               要是以前她享受假期还来不及,可是现在,她却觉得时间是那么无聊难以打发。

 

 

               丘永侯在公司等了一早上也没有看到孟逸然,连甄少祥和愚公都不见了。被闪瞎多年的直觉告诉他,昨天他很有可能错过了一场年度大戏。趁着午休,他凑到郝眉的边上。

 

               “眉哥,愚公干啥去了?怎么一早上都没看到他?”

 

               郝眉正在吃ko亲手做的爱心午餐,嘴里塞得满满的,口齿不清的回答:“无压噜!”

 

               “啊?”

 

               “愚姑五污水误取无压噜!”

 

               ko不知什么时候走到郝眉身后拍了拍他的肩膀,示意他好好吃饭,代替郝眉翻译:“他说愚公和真水一起回家了。早上甄少祥帮于半珊请了病假。”

 

               “恩恩恩!”郝眉含着满口的饭不住点头。

 

               “……”果然是一出年度大戏,丘永侯觉得自己像是错过了两个亿。不过他并没有太多的时间去探究那两个人一起“回家”是干什么去了,他只知道他今天是见不到孟逸然了。回到座位上,电脑屏幕上的行行代码在他眼里愈发显得枯燥,桌上的外卖也好像失去了味道。

 

               下午丘永侯的工作效率出奇得高,连郝眉都被他的手速惊到了。丘永侯去肖奈办公室汇报进度时有些心不在焉,肖奈坐在转椅上看着丘永侯走神的表情眉头轻蹙,手指在桌上敲击几下,随即露出了招牌式慈父的微笑。

 

               下班后的丘永侯早早回到家打开了游戏,否则他真不知道自己今天还能做些什么。熟练地登录了账号,丘永侯摩拳擦掌准备和大力他们一起下本,不经意看了一眼好友列表,却意外看到于半珊是在线的状态。

 

猴子酒:1

愚公爬山:?

猴子酒:你不是生病么?怎么原来是偷懒啊?

 

               愚公的打字速度比平时慢很多,丘永侯等了一小会儿才看到对方的回复。

 

愚公爬山:我不是愚公。

猴子酒:甄少祥?

愚公爬山:不是,我是他表妹。你认识我哥?

 

               丘永侯看着聊天内容瞬间呆愣。表妹?那不就是孟逸然?!

 

猴子酒:逸然?

愚公爬山:你是?

猴子酒:我是丘永侯。

 

               “愚公爬山”沉默了,仿佛是一时不能消化“猴子酒=丘永侯”这个事实。丘永侯看着对面断断续续地显示正在输入,想到孟逸然现在在电脑那头苦恼的样子不禁露出浅笑。

 

               孟逸然确实有些苦恼,她下午接到甄少祥电话,拜托她帮于半珊挂一下游戏,不用做任务,只要挂机自动攒经验就可以了。孟逸然没有玩网游的习惯,在甄少祥的指导下下载好游戏,登录上账号,本来只打算挂上就不管了,突然想到好像致一其他人和表哥的人也都在玩这款游戏,甚至贝微微和肖奈就是在这款游戏里相识才发展到现实中的。

 

               她好奇了,这个游戏真的那么好玩吗?

 

               可是孟逸然除了基本的让角色四处走动,并不会其他功能。她倒是不太在意,闲着也是闲着,就操作着“愚公爬山”四处走走看看,一边赞叹这游戏里的景致可真心不错。

 

               再然后她就收到了猴子酒的对话提醒。

 

               丘永侯在游戏里的名字是猴子酒,这个认知对孟逸然还是挺新奇的,感觉和丘永侯正正经经的样子有些不太一样?而且看起来等级也不低了。

 

猴子酒:你怎么会挂着愚公的号?

愚公爬山:表哥让我帮他挂一下。

猴子酒:甄少祥让你帮愚公挂着?

愚公爬山:对啊

猴子酒:他自己怎么不挂?

愚公爬山:……

猴子酒:我和大力他们要去下本,你要不要一起?

 

               看出孟逸然的纠结,丘永侯也不为难,直接绕开了问题。

 

愚公爬山:可是我不会诶

猴子酒:没关系

猴子酒:你跟在我身后就好

猴子酒:我会保护你

 

               随着丘永侯一行一行的字发在屏幕上,孟逸然脸也越来越红。知道对方只是在说游戏,但还是忍不住因为这近似表白的话而心跳加速。

 

               作为庆大的校花,孟逸然从小到大都不缺被人告白,什么样的中二台词或者是拗口的诗词歌赋她都听到过,对这样的话早已经免疫,可看到猴子酒的话她却有些动摇,颤抖着双手打下一个“好”字回复过去。

 

               整个晚上,孟逸然就一直跟在丘永侯身后,当然是在游戏里。丘永侯果然像承诺的一样,保护着孟逸然,就算孟逸然对他是个大拖油瓶,就算他自己被boss砍死了,也尽力不让孟逸然受到伤害。下完本,丘永侯又陪着孟逸然在聊天界面聊了很久,什么都聊,两人都忘记了时间,直到丘永侯的电脑备忘录蹦出来提醒了他已经不早了,才催促着孟逸然去休息。

 

               孟逸然听话地下线关了电脑,躺在床上辗转反侧。

 

               丘永侯亦如是。

 

               两人之间仿佛只隔着薄薄一层纱,却谁也没有越界去主动去掀开。

 

 

               三天后终于可以上网的于半珊迫不及待地登录了游戏,却在看到聊天记录最上头的猴子酒后簇紧了眉头。

 

               他之前有和单身猴聊得这么嗨么???




<-待续->               


=============================================


下章完结。犹豫之后是先填了旧坑还是开新坑。


天气冷到打不动字嘤嘤嘤(真相是录音录了一晚上差点没来得及码字

惯例球评 ☆~(ゝ。∂) 


评论(14)

热度(8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