X前的红领巾更鲜艳了

希望所有的喜欢 都不是独角戏

家长不可以(下)<<<<< k莫

 
#红领巾文坑汇总

家长ko X 幼师郝眉

前文指路:家长不可以(上)

                 家长不可以(中)


惯例球评 ლ(́◉ ౪ ◉‵ლ) 


=============================================

 

 

 

               郝眉觉得自己好像是生病了。

 

               一旦ko出现在他视线可及范围内,他就变得各种不对劲。心跳加速,呼吸紊乱,手心冒汗,脖子以上充血。

 

               要是ko再对他咧一下嘴角,眯眯眼睛,他就完全不是他自己了。

 

               嘤,这哪里是生病,这简直是绝症!

 

 

               郝眉捧着脸看向门口。今天是幼儿园月例行的家长会,可ko却迟迟没有来。

 

               一个美艳的年轻女人急匆匆跑进教室:“抱歉抱歉,老师我迟到了!”

 

               “您是?”

 

               “我是肖明玥的妈妈!诶,男老师?”贝微微好奇地看向郝眉。

 

               “哦哦,原来是肖妈妈,家长会还没开始呢。”郝眉被女人的美貌惊艳了:美艳的眉眼,勾人的眼波,嫣红的唇色,火爆的身材,夺魂摄魄的明艳。

 

               —— 真·大美女!

 

               郝眉的脑子里只剩下这么四个字,低头在点名册的名字后打上小红勾。

 

               “真是老师啊?你看起来好小啊!”连声音都那么清脆好听,“我叫贝微微,老师你叫我微微就好!”

 

               “恩,你也别叫我老师了,叫我郝眉就成!”人美声甜就算了,连性格都那么温柔。郝眉突然觉得心里空落落的,原来这就是ko爱的人啊,自己是一丝一毫也比不过了。

 

               郝眉越对比越是气不过,有这么个美娇娘在身侧,干什么又来撩拨他呢?

 

               “好美?”

 

               郝眉伤感的情绪瞬间又被噎着了,当着家长的面又不好发作,强行挤出一个难看的微笑,拖长音强调:“是郝——眉——峨眉的眉——”

 

               “嘿,好名字,ko说得没错,还真是个美人老师!”

 

               “……”美人?你眉哥我身高一八零,比牛还壮,比煤球还黑,美人个毛啊美人!!

 

               郝眉几次深呼吸,总算是按捺住掀桌争论的心情。听到ko的名字,不自在地问:“孩子父亲怎么没来?”

 

               “他在楼上琮琮班开会呢!两个孩子就是这点麻烦,得两头跑。”

                                                                                                                                  

               “哪里,两个孩子都很可爱!果然是遗传了父母的好基因,我也想有这么可爱的孩子呢!”

 

               “他们皮起来可熊啦!多多辛苦美人老师了!老师长得那么可爱,一定有很多女孩子喜欢吧,孩子嘛,早晚会有的!”自个儿儿子被夸奖,贝微微笑得灿烂。

 

               “哪有女孩子会喜欢我呀?”

 

               “没有女孩子还有男孩子嘛……”贝微微小声嘀咕。

 

               “恩?你刚刚说什么我没听清?”

 

               “没有没有,肯定有很多人喜欢老师你啦,可能你不知道而已!”贝微微拍了拍郝眉的肩膀,打着哈哈带过话题。

 

               “喜欢就说出来啊,不说出来我哪知道……”郝眉低声吐槽,耳尖的贝微微听了全,小九九在心里飞速转了一遭。

 

               家长会相当顺利,送完家长,郝眉站到窗口往门口看去。今天的天气并不算好,天空飘着蒙蒙细雨,身着白衬衫的男人撑伞护着贝微微不受雨水的侵袭,伞面太大郝眉看不清男人的上半身,只能看到贝微微对着男人有说有笑地向门口走去。

 

               郝眉抱着侥幸的心态在教室门口守了老半天也没能看到ko路过,只能从窗户看到他护送爱妻离开的身影。

 

               —— 啧,老婆一来连黑衣服都换了。

 

 

               自从家长会之后,ko还是照常来接送肖明玥,可郝眉却开始下意识地躲着ko。

 

               敏锐如ko很快就察觉到了不对劲。

 

               周五下午ko特地叫了另一个好友阿爽来开车。果然接孩子的时候郝眉一看到他又躲得远远的,似乎对教室最里面那张午睡小床产生了极大的兴趣,到ko离开前都不肯转过身。

 

               照常把孩子接回车上,委托阿爽把孩子送回家,自己又折回了幼儿园。

 

               郝眉怎么也没想到ko会杀个回马枪,刚想再躲开却被ko喊住。

 

               “郝眉老师!”

 

               郝眉僵在原地不敢动弹。

 

               “你这么紧张干什么,我很可怕吗?”看到郝眉僵硬的样子,ko几不可闻地叹了口气。看来他们之间确实出了点小问题。

 

               “没有啊,我哪有紧张。”

 

               “为什么躲我?”ko一针见血。

 

               “我哪有?我躲你干什么?”郝眉干笑几声,“你又不会吃了我,哈……哈哈……”

 

               “我确实是想吃了你。”ko眯了眯眼。

 

               郝眉怀疑自己听错了:“啊?你说什么?”

 

               “郝眉。”ko直接唤了郝眉的名字,“你对我是不是有什么误会?”

 

               —— 误会。

 

               郝眉当ko是发现了自己喜欢上他的事,顿时委屈地红了眼眶。

 

               “对,是我误会了!”郝眉咬咬牙,破罐子破摔,“我误会你喜欢我,而我也喜欢上你了!都是我的锅,我背,你满意了吗?”

 

               “恩。”郝眉也喜欢自己,ko对听到的回答很满意。

 

               郝眉一听更来气了,愤怒地推了一把他的肩膀:“你还恩的出来?耍我是不是很好玩啊?还是你习惯对谁都那么温柔?长得帅个子高声音好听身材好了不起吗?就可以玩弄别人的感情吗?你都已经有一个那么漂亮性格又好的老婆了还来招惹我干什么!男女通吃可以啊你,你……”

 

               “等等!”ko越听越听不懂郝眉在说什么,打断了他的连珠炮,“什么老婆?我哪来的老婆?”

 

               “没老婆你儿子是石头缝里蹦出来的啊?”

 

               ko终于明白过来,不禁失笑。自己只顾着撩人,却忘记了最重要的解释。

 

               郝眉看ko的笑容更生气了,就是这个该死的笑容诱拐了他。“你……你笑个屁!”

 

               “郝眉老师,为人师表说脏话可不是好习惯,该罚。”

 

               “罚什么……啊!”话没说完,ko突然拉过郝眉的手一个转身坐在午睡床上,郝眉则被面朝下平躺在ko的大腿上,尾音猛地转了个调。

 

               还没等郝眉反应过来,只听得啪啪两声,郝眉的屁股挨了不轻不重的两个巴掌,让郝眉彻底愣了神。他这是被……打屁股了?

 

               “你干什么!放开我!”郝眉剧烈挣扎起来却挣不开ko有力的钳制,眼泪不住在眼眶打转,整个眼睛湿漉漉的。

 

               “罚你。”ko淡定地吐出两个字。

 

               “凭什么!”无法忍受这么大年纪了还被人横杠在腿上打屁股的耻辱,郝眉一定要讨个说法。

 

               “为人师表说脏话,一个巴掌。”

 

               “我靠!这算什么脏话!”

 

               屁股又挨了一个巴掌,发出羞耻的清脆声响。

 

               “再说再打。”

 

               “……”郝眉强忍着紧紧闭住嘴巴。

 

               “还有一个巴掌,是因为你笨,该罚。”

 

               郝眉这下是真不服气了,ko这说着怎么还开始人身攻击了。

 

               “肖明琮不是我儿子。”

 

               “啊?”郝眉脑内飞速转动:难道是贝微微红杏出墙,ko喜当爹?难怪了,虽然长得帅,但是他总觉着父子长得完全不像,还以为是遗传母亲比较多。

 

               ko一看郝眉同情满满的眼神就知道这小笨蛋又想到奇怪的地方去了,忍不住伸手揉乱了郝眉的头发。“孩子他爸是肖奈,我是他们的叔叔。”

 

               信息量太大,郝眉当机重启了一会儿,直到ko把他扶正了身子坐在身边才终于理顺了思路:“你不是肖爸爸?!”

 

               “恩。”

 

               “贝微微不是你老婆?!”

 

               “恩。”

 

               “那我……你……我……”郝眉的舌头打了结,不知道该说什么。

 

               ko捧住郝眉的小脑袋,额头贴着额头,用沙哑的声音安抚着郝眉骚乱的心:“郝眉,我喜欢你。是想要和你一起生活的那种喜欢。”

 

               “……”郝眉发现自己的“绝症”好像又发作了,而且比之前更甚。

 

               “你愿意和我在一起吗?”ko凝望着郝眉的双眼,眼底宛如装了星辰大海。

 

               沉醉在ko的温柔,郝眉颤声回应:“我……我愿意……”

 

               “那现在,我应该可以亲吻我的男朋友了。”

 

               ko正要亲上肖想已久的嘴唇,幼儿园的清校歌声突然响起,震醒了郝眉脑内最后一丝清明——这可是在幼儿园啊喂!

 

 

               “家长不可以!!”

 

 

 

 

<END>

 

=============================================


医院回来差点没赶上末班车qaq

以前确实在幼儿园遇到过帅的不要不要的家长,每次接送孩子的时候都会引起老师集体围观(X


有空可能会开个小番外?

惯例球评 ლ(́◉ ౪ ◉‵ლ) 



评论(34)

热度(19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