X前的红领巾更鲜艳了

希望所有的喜欢 都不是独角戏

心有所属 <<<<< k莫 (深夜掉落的小蛋糕)


#红领巾文坑汇总

学生ko  X  猫妖郝眉

简单粗暴一发完,大声告诉我今天红领巾更鲜艳了吗!!

感谢笔芯评论推荐的小天使们❤


惯例球评ლ(́◉ ౪ ◉‵ლ) 

 

==================================

 

 

 

 

               郝眉是只流浪的小奶猫,准确是说是只被父母“随手抛弃”的猫妖。虽然不明白是怎么回事,但是他的父母,早已经修炼化为人形的老猫,在郝眉刚刚有自己的意识开始就告诉他,在人间历练是化为人形的重要前提,等到时机成熟,他就可以成为像父母一样的“人类”,到时候郝父郝母会来接他的。

 

               郝眉还没有听懂,就被父母毫不留情地随便找了个巷子一丢,接着过二人世界去了。

 

               郝父说,如果运气好的话,他可以碰上一种叫做“猫奴”的人类,在修炼期间都过上无忧无虑的生活。

 

               可惜显然,郝眉如同他的毛色,活像是只非洲猫。

 

               已经在巷子里流浪了一个多星期,郝眉除了变得越来越脏兮兮没有任何进展,也没有被任何人收养,偶尔有调皮的孩子经过会丢给他一些吃剩的骨头。

 

               —— 我又不是那些笨狗!

 

               郝父提前知会过郝眉,种族优势致使他们在化成人形前都不会因为外力死亡,也就是说不管郝眉多久没有吃饭也不用担心自己被饿死。

 

               但是不会饿死并不代表不会饿。

 

               饥饿的痛苦缠绕着郝眉,但是他又不愿意去吃那些酒店后厨丢弃的油腻的剩饭剩菜,饥饿与疲惫让他整天无精打采,甚至连原本柔顺漂亮的黑色毛发都愈发黯淡无光。

 

               这日郝眉顺着马路溜达到一所学校附近,路过一条窄巷,里头隐约传出窸窸窣窣的声音,靠着动物的灵敏感官,郝眉清晰地听到了巷子里的对话。

 

               分明是有人在勒索!

 

               郝眉悄无声息地走了进去,果然三个小混混模样的人正把一个一看就是书呆子的男学生围在中间,为首的那人一手垫着钢棍,一手向男学生比划着要钱的意图。尽管害怕,男学生还是紧紧抱着胸前的背包摇头拒绝,挨了为首的混混一拳头。

 

               “敬酒不吃吃罚酒!”黄毛的混混一把把男生推倒在地,三个人一拥而上对他拳打脚踢。

 

               郝眉可忍不了这种事在眼前发生。

 

               他“喵呜”尖叫着向黄毛的混混扑去,锋利的爪子在混混大臂上留下痕迹。

 

               “妈的,哪来的死猫!”黄毛甩手把郝眉重重摔在地上,郝眉吃痛眼前一片模糊回不过神,好不容易重新聚上焦,就看到黄毛已经怒不可遏地走过来,举起钢棍就要往郝眉身上砸去。

 

               心知自己不会被打死的郝眉紧紧闭着眼等待着疼痛的降临。

 

               钢棍打在了皮肉上发出一声钝响,可是预想的疼痛却并没有出现。头顶传来一个陌生男声的低沉闷哼,郝眉重新睁开眼,发现自己的身旁站着一个身材高大的黑衣男生,刚刚的一棍子正落在他的手肘上。男人的表情似乎并不把这一棍子的力道当回事,眼神里满是冷漠。

 

               “喂,ko你别多管闲事!”为首的混混冲着黑衣男生喊话。

 

               —— 这个男生叫ko吗?真是个奇怪的名字。

 

               “滚。”男生只淡漠地吐出一个字。

 

               黄毛可忍不了别人这么和自己老大说话,挑衅道:“滚不滚你说了不算,拳头说了才算!”

 

               “你可以试试。”

 

               “你!”黄毛正想提棍子,为首的混混却喊了暂停。

 

               “ko的实力,我们都不是对手。”他又专向ko,“但是你别太嚣张,总有你讨不找好的时候!我们走!”

 

               三个人悻悻离开,地上的男学生看到他们离开松了口气,再看到ko又忍不住僵硬了身体。在学校里,所谓的“优等生”和“差生”是不能有交集的,虽然ko救了他,可是他仍然不敢和ko有接触,检查了一下地上没有遗落的物品,就赶紧爬起来小跑着离开,连一句道谢也没有。

 

               郝眉看到男学生迫不及待跑走的背影有些鄙夷又为ko感到不值,小奶音“喵呜喵呜”地正抱怨着,突然被人提了后领,落到一个宽厚的怀抱里。

 

               ko抱起小猫,也不顾猫身上有多少的污垢就直接摸了上去。郝眉自从被爸妈抛在路上就再也没有感受过被顺毛的感觉,舒服得蹭着脖子,喉咙里发出咕噜咕噜的声音。

 

               ko去附近的店铺里买了一大包小鱼干,耐心地把独立小包装一个一个拆了,放在手心里喂郝眉吃下。看着小猫小口咀嚼鱼干的可爱模样,ko扬起浅笑。

 

               郝眉一边吃一边认真打量着“救命恩人”。ko上半身穿着黑色短袖T恤,下半身是前面这所中学的校裤,看来也是个学生,五官青涩却剑眉星目,尤其是笑起来的样子快要晃晕了郝眉的眼。

 

               等郝眉吃完,ko将剩余的鱼干小心堆在墙角,留着郝眉之后饿了再吃,把郝眉慢慢放在地上,又一次顺了顺毛才转身离开。

 

               这天开始,郝眉有了固定的落脚点。他在ko的学校门口随便找了个睡觉的角落,平日里没事儿就去ko的学校里溜达。从老师学生的指指点点里,他听到ko是个成绩优异但是脾气古怪的高三学生,喜欢穿黑色的衣物,打架技术也是一流,算得上是这一块的小霸王,却不屑与其他小混混打交道,和老师同学也基本不交流,独来独往的。

 

               至于家庭,父母很早就离异了,也没人管ko,只有个外省的远房表叔对他好些,还资助他学习。ko本来想要放弃念书,但是表叔要求他至少念完高中,之后想做什么都随他去。

 

               由于ko经常和外面的混混打架,虽然基本上是别人来找他的麻烦,学校老师还是把他划分在“差生”一块,私下里禁止“优等生”和他接触往来,甚至老师间都估测ko以后也只能变成个大混混。这也是为什么之前的男学生对ko避之如蛇蝎。

 

               ko从不在意别人对他的评价,该怎么生活学习就怎么生活学习,一点儿也不受外界的影响。

 

               郝眉却替ko不平了,对弱者那么温柔的人怎么可能是他们口中那样的不近人情,只是大家都带着有色眼镜看人,过滤了ko身上的闪光点。

 

               可是郝眉什么也不能为ko做,只有每天跟在ko身后陪伴他,ko一开始也很讶异,但渐渐也习惯了身后有一只小猫跟着,时间久了,经常在课间找个没人的地方,把小猫抱在怀里喂食顺毛,有时候绿化园人少,ko还会温柔细心地给郝眉洗澡。大老爷们儿不会给动物取名字,就也只是叫郝眉“喂”。角落里轻轻一声“喂”,彼此都心照不宣,一个眼神就可以知道对方在想什么。

 

               一人一猫的日子过得莫名和谐,互相都把对方当做最亲密的人,彼此依靠。

 

 

               这样的日子一直维持到高考后。

 

               ko放弃了填报志愿,要去投奔外省的表叔家。表叔给买好了动车票,动车不能携带宠物,ko想到郝眉要一只猫留在老家就难受得仿佛要失去最重要的宝物,咬咬牙卖了动车票换了廉价的汽车票,客车没有动车管得那么严,蒙混蒙混也就算过去了。

 

               真到了出发那天早上,ko来到“老地方”却没有见到郝眉。怕是出了意外,一向冷静的ko慌了神,焦急地在周围寻找,也问了很多路人,可是都没有找到郝眉的踪迹。ko错过了那班客车,又在市里逗留了几天,郝眉始终没有出现,仿佛凭空消失了一样。

 

               表叔的电话催了一次又一次,最终ko还是重新买了去外省的车票,依旧是汽车票,他随时等待着小猫的回来。

 

               路过第一次和小猫遇见的窄巷,ko驻足停留了很久。尝过太多人情的苦辣,对这个冷漠的城市的记忆仅仅只留下和小猫相处的时光。

 

 

 

               郝眉醒来的时候已经是在床上了。

 

               屋里的装饰陌生又熟悉。门被人从外推开,看到进屋的人,郝眉惊叫出声。

 

               “爸!妈!”

 

               来人正是不见踪影的郝父郝母。

 

               郝眉不知道为什么会看到他们二人,突然想起郝父曾说“等到成为像父母一样的“人类”,到时候郝父郝母会来接他的”,他猛然捂住自己的嘴。

 

               刚刚他好像说了句人话?

 

               郝眉慢慢地把手从嘴上挪到眼前,难以置信地看着自己骨节分明的手指,又往脸上掐了掐确认这不是梦。郝母慈爱地看着儿子,等待他消化这个“惊喜”。

 

               “儿子,恭喜你终于修炼成人了!”郝父按捺不住喜悦大笑。

 

               郝眉呆滞了好一会儿,突然脑子里闪过一个高大的身影,赶紧从床上爬下来。两条腿走路还不太习惯,踉踉跄跄的,但是郝眉还是坚定地往门口冲去,险些在门口摔了一跤。

 

               郝母赶紧扶住郝眉:“宝贝,你这么着急去哪里?”

 

               “ko!我要去找ko!我们约好今天一起去他表叔家的!”

 

               “ko?”郝母听到陌生的名字有些疑惑。

 

               “你才刚刚化作人形,很多地方要学习,现在这样子成何体统!”郝父气得吹胡子瞪眼睛,“何况你已经昏睡一星期了。”

 

               “什么?!一星期!”郝眉诧异道,“不行,ko、ko在等我的!”郝眉还是固执地要去找ko。

 

               郝母看着心疼,劝说郝父:“算了老头子,我陪他去一趟……”

 

               在郝母的搀扶下,郝眉终于是到了约定的地点,可是早已经没有了ko的身影。他用妖力感知了附近,城市里已然没有了ko的气息。

 

               郝眉鼻子一酸就要哭出声来。郝母赶紧安慰自己的宝贝儿子,从郝眉断断续续的叙述里了解了他这段时间的故事,不禁叹了口气。

 

               儿子终归是大了。

 

               妖界对于感情从来是不拘小节,喜欢上同类还是人类,是异性还是同性,在妖来说都不是什么大不了的事情。郝母郝父不在意,但是人类却是极其在意的,ko没父母对于他们倒也不失为是个好事。

 

               “宝贝不哭,你这是喜欢上那个人类了。”郝母给郝眉擦擦眼泪。

 

               “喜欢?”郝眉不懂。

 

               “就是像爸爸对妈妈,妈妈对爸爸一样。”郝母摸摸儿子的脸蛋,“你刚刚成人,很多事情不知道很正常,慢慢学就好了。如果那个人类也喜欢你,就不会被时间所影响。”

 

               郝眉似懂非懂地点点头,接受了郝母的劝说,回去一心一意地学习起了人类的生活。

 

 

 

               “欢迎光临!”

 

               ko坐在柜台后。

 

               来到表叔家后,他选择自己创业,选择自己最拿手的烹饪,开了一家小餐馆,表叔也很支持他,投资了他一大笔创业基金。过了初期的艰难日子,现在餐馆工作已经上了正轨。

 

               明明是一家中餐厅,ko却给它起了个“K·at”的西洋名字。路人只当是标新立异,ko自己才知道,这背后是他想念那只陪他度过最快乐的时光的小猫的心情。

 

               Ko & Cat。

 

               一个反戴着棒球帽的娃娃脸少年一手啃着小鱼干,一手拿着手机地图走进了店里。

 

               “欢迎光临!”

 

               机械地喊完欢迎,ko一抬头却愣住了。

 

               少年的刘海乖顺地贴在额头,吃着小鱼干,嘴唇油亮亮的,手中小鱼干的包装袋让ko觉得莫名眼熟。少年一听到ko的声音就扑了过来,眼睛晶亮地看着ko,眼底干净到ko甚至能看清对方眼里装着整个自己。

 

               ko呼吸一滞,明明是完全陌生的面孔,少年的气息却熟悉得像是经历过日日相处。

 

               少年咧开嘴,扬起最灿烂的笑容,一口小奶音撩拨着ko的心脏。

 

               “我叫郝眉!初次见面请多关照!”

 

 

 

 

<END>

 

==================================

 

咳,那什么跳绳比赛不负众望的拿了倒数第一,好在幸运的是一天接了几个广告赚了顿麻辣烫钱安抚了我的心 2333

 

3800字一发完,不分篇了

标题源自反射弧巨长的室友最近沉迷贤贤的美貌,天天在我耳边念叨《心有所属/有喜欢的人了》,也想不出啥其他标题了,就直接用了这个。

人嘛,最重要的是开心!小甜饼食用愉快!

 

惯例球评ლ(́◉ ౪ ◉‵ლ) 

晚安

 


评论(71)

热度(25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