X前的红领巾更鲜艳了

希望所有的喜欢 都不是独角戏

洗内裤 <<< 地言/ k莫衍生


#红领巾文坑汇总

刘地X叶言

王牌御史刷了好几遍!!叶言小可爱!!!!


惯例球评 ლ(́◉ ౪ ◉‵ლ) 


============================================

 

 

 

               刘地看着眼前整整堆积了一脸盆的内裤浑身僵硬,身侧的黄毛少年好整以暇地双手交叉在胸前,笑得阳光灿烂。

 

 

               刘地是在马路上遇到叶言的。

 

               刘地修行数百年,难得遭人偷袭,一时大意不察中计受了重伤,晕着脑袋游荡时和迎面走来的叶言撞个正着。

 

               “对不起。”刘地正虚弱,少年站得稳当,他自己却被少年撞倒在地,脑袋生疼,良好的修养让他先主动向对方说了道歉。

 

               少年不恼也不走,反倒凑上前蹲着身子看着刘地,一双圆眼装满了好奇:“哇哦,你是……地狗?”

 

               “地狼!”刘地下意识地反驳,突然反应过来眼前的少年竟一眼看穿了自己的身份,立刻警觉地切换战斗状态。

 

               少年看他这架势赶紧摆了摆手:“我不是妖怪!没有恶意的!”

 

               刘地仔细感受了一下周遭的气息,确认了对方果真是个人类,收起獠牙:“你是怎么知道我的身份的?”

 

               “我啊?我是朵蘑菇!”少年举起手在头上比划了一圈。

 

               “哈?”

 

               “我……”少年正想解释,就看到正在偷偷接近他们的不速之客,“看来有家伙送上门来了。”

 

               刘地扭过头,不远处果然有一群黑影在无声靠近,正想伸出獠牙却猛然觉得伤处剧痛,竟然一时间没能转化状态。

 

               少年按住刘地的肩膀,不知从何处摸出一个小旗子,在刘地眼前甩了甩:“你现在受伤了不能打架,要不先来我这儿避避?”

 

               “什么?”

 

               “我叫叶言!我没有恶意的,只是想助人为乐,啊,不是,是助妖为乐!”少年咧起嘴,人畜无害的笑容让刘地有那么一瞬间的窒息。

 

               “刘地。”

 

               “嘿嘿,知道名字就是朋友啦!”叶言伸出手,“那你要不要先到我这里休息一下?”

 

               也许是被叶言单纯软萌的模样迷惑了心神,等刘地意识到自己应了一声“好”的时候已经来不及了。

 

               叶言笑容更深,轻晃几下小旗子,刘地便不受控制地被吸进了里头。

 

 

               刘地不知道自己在旗子里是个什么状态,只是无论怎么挣扎都不能靠自己的力量离开旗子,只能听着外面隐约传来的打斗声。少年的锣敲得震天响,开挂般地解决了追击的妖怪们。等刘地再出来的时候已经是在一个完全陌生的疑似浴室的地方。

 

               浴室里散发着迷之气味,身为地狼的刘地有些无法忍受。

 

               巡视了一周他发现浴缸里放满了水,浴缸外地上的大脸盆里竟然扔着满满的明显是被穿过的内裤和袜子,数量之大甚至快要翻盆。叶言就站在他的左手边,对这副壮景无动于衷,甚至仍然挂着没心没肺的招牌笑容。

 

               “一旦进入我的煌妖幡,我让你打架就打架,让你洗袜子就洗袜子,让你洗内裤就洗内裤!”叶言慢悠悠地补充着初次见面时没能说完的介绍,“我是打更人,叶言。”

 

               这一刻刘地才真正感觉到了什么叫做晚节不保。

 

               “破……敲……锣……的……”刘地咬牙切齿,悔恨自己竟然轻信了叶言的傻白甜外表。

 

               “我不叫破敲锣的,我叫叶言!”叶言走到刘地面前,勾肘顶胯,“进了我的煌妖幡,你以后就是我的人了~ 我会对你很温柔的~”

 

               叶言在浴缸里放的是热水,说话的空档里浴室里蕴满了湿热的水汽,连带着水雾中叶言的脸都更显得柔和而有梦幻色彩。

 

               “你放心,我这个人呢很善良的~ 你看我都特意帮你放好水了,还是热水哦!”叶言露出做好事求表扬的表情,在朦胧水汽的映衬下一双大眼更加水灵。“为了放这一缸子水,我连衣服都弄湿了没来得及换!”

 

               刘地这才注意到叶言的打扮,灰色卫衣沾水后非常明显,前面几乎是全湿,连牛仔裤的某个不可名状的部位也有一片明显的水渍。

 

               叶言非常嫌弃地揪着领口,也不避讳刘地的存在就直接脱起了衣服:“黏不拉几的难受死了,我去换个衣服,你自己洗着先吧……”说着就准备往门口走去。

 

               胳膊肘忽然被人大力拉住,叶言还没有反应过来就随着惯性摔入了满是水的浴缸里,毫无防备的他呛了一大口水咳个不停。

 

               “咳咳咳……刘地你干嘛?!”

 

               “干你!”刘地也跟着一脚跨进了浴缸,容纳了两个人的浴缸溢了不少水到地上。

 

               叶言刚从水里挣扎起来,没听清楚刘地的话,抹了脸就要向刘地出招。刘地可不会给他这个机会,一把反抓住叶言的手腕扣到背后,用一只手紧紧握牢他的细手腕,不管叶言怎么用力挣扎也不松手。

 

               舌尖轻舔尖牙,刘地的眸里早已泛起野兽侵略的幽光,另一只手顺着衣服下摆伸入裤缝,隔着一层薄薄的纯棉布料搔挠着叶言的股间,开嗓是从未有过的低哑。

 

               “那就,先从这条内裤开始洗……”

 

 

 

 

<END>

 

=============================================

 

首先挂一下自己。

原本【
】这是我文档里写下的第一句话,结果最后默默删除,没有外链,强行刹车X

我不管,我就是最最纯洁的红领巾(口亨)

 

祝大家今明两天的三四六级考试都顺利!

今天达成了和最喜欢的小姐姐兼大佬2016年最后一次亲切会晤成就(1/1),下午又收到了大成子同款卫衣,开心到飞起!! 

偷摸摸拉拢了大佬要搞事,如果成功了再告诉大家,胎死腹中就算了qaq

 

第一次写非k莫,想想还有点小激动23333

 

惯例球评 ლ(́◉ ౪ ◉‵ლ) 

晚安么么啾



评论(39)

热度(17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