X前的红领巾更鲜艳了

希望所有的喜欢 都不是独角戏

傻子 <<<<< 香芋,HE


#红领巾文坑汇总

皇帝甄少祥 X 谋士于半珊

私设年龄差2岁,HE,正文后彩蛋

 

被基友吐槽冷淡香芋太久,赶紧又跑回来码字

古风无能,有错轻喷

时间不够,依旧大纲文

 

惯例球评 ლ(́◉ ౪ ◉‵ლ) 

 

===========================================

 

 

 

               于半珊从懂事开始就被家人每天耳提面命自己的使命。

 

               于半珊的父亲是上一任的谋士,辅佐了先皇一辈子,时刻以为皇上排忧解难为第一要务。长子于半珊刚呱呱坠地,他便已经决定好要好好培养其继承自己的职责。

 

               从小,弟妹们都去玩乐了而于半珊却只能在书房里头悬梁锥刺股,好在于半珊是个聪慧的孩子,除了刚开始学习时偶尔的调皮,被先生一顿打手心,不服气也只能沉下心来学习,本就是聪明人,学什么都很快,才不到八岁,其神童名声便已经传遍城内,虽还是个孩子,心思却比成人更缜密。

 

               先皇病逝,新皇甄少祥登基。

 

               登基当天,于半珊第一次被父亲带入宫内,也是第一次见到了甄少祥。

 

               年仅十岁的甄少祥身着华服,明明是稚气未脱的脸,硬是摆出了威严的表情睥睨着俯首的众臣。坊间传言甄太子容貌姣好,顾盼风流,今日一见果真是好底子。

 

               于半珊暗自腹诽,这要是放在寻常人家不知得祸害到多少姑娘家,却完全遗忘了自己的一双凤眼更是有过之而无不及。

 

               思忖间甄少祥巡视着正好对上于半珊饶有兴味的眼神,好奇挑眉,于半珊被发现窥视却并不畏惧,从容地回以微笑,又端正地低下头去。

 

               只一眼,甄少祥竟觉得被这男孩的眼神勾了气息,忍不住多看了他几眼。年迈的于父上前向甄少祥举荐自己的长子,随即便拉了于半珊上来,于半珊嘴里高声诵读着参见的话语,毕恭毕敬地做着拜见的姿势。

 

               过了几年,于半珊已是公认的举国第一聪明人,对此他毫不谦虚而且非常引以为傲,自己凭本事得来的称呼为什么要矫情推拒。

 

               于半珊十五岁的那年,于父终是也因重病而不得不辞官养老,于半珊正式代替他的父亲成了皇上最信任的谋臣。官场污浊,年轻的于半珊倒是能够应付自如。

 

               甄少祥一向信任他,于父未辞官以前就经常约谈于半珊,于半珊不论外貌举止还是睿智聪颖都深深吸引着甄少祥,相处越久就越难以自拔,相逢恨晚。

 

               现在于半珊终于成了近臣,甄少祥终于可以名正言顺地日日宣见,尽管见得太频繁又太刻意的无事找事,于半珊对他的脸色并不算好,然而甄少祥对此并不在意,朝下只如年幼时“珊儿”“珊儿”地叫唤昵称,也想要于半珊可以唤他唤得更亲昵些。

 

               于半珊不理,坚持敬称不改口,每日入宫,有事则帮甄少祥出谋划策,无事则陪甄少祥品茗漫步,过得也是快活。

 

               其实于半珊对于名利场并无流连,只是甄少祥执意地不断提拔。地位高了,自然多了眼红的人,甄少祥几乎每天都收到一两份针对于半珊的参本,说是疑他连连晋升,甚至有功高盖主之嫌。作为每天被半强迫“帮忙批阅奏折”的于半珊自然是知道这些的,而甄少祥的态度很明确,当着于半珊的面连里头文字都懒得看一眼就撕了个稀巴烂,一把丢进废纸篓里。

 

               参本大多是由丞相指派其他大臣上奏的,于半珊的机敏给了他太大的威胁。一人之下万人之上的地位无法满足他日益膨胀的野心,朝堂上始终维持着云淡风轻的假象,暗地里却是密谋着篡位的肮脏事。

 

               终于谋划已久的丞相与外敌里应外合发动了反叛。

 

               事发突然,友国的外援未到,只能暂时先找个暗处躲藏起来。丞相下了命令,掘地三尺也要找到皇上,为了避免夜长梦多,他还给士兵们分发了毒药,要求在捉到人的第一时间逼他服下。

 

               敌人的士兵们在宫内细细搜寻。眼看着就要搜到甄少祥的藏身处,甄少祥正屏息等待行踪暴露,忽然一道明黄的身影出现在士兵不远的身后,似是在逃窜时被偶然发现,惊慌失措。

 

               追了几个转口,在甄少祥看不见的地方,士兵们毫不犹豫地抓捕了身着龙袍的男子,依照丞相的指示,在对方的不断反抗下强行给其喂下药丸。

 

               外援正巧在服毒的时刻赶到,丞相一败涂地,可是还是没来得及阻止“皇上”吞下了毒药。

 

               甄少祥从藏身处出来,第一件事就是寻找那个偷穿了龙袍的人。莫名不安的情绪逐渐扩大,找了几条窄路,终于看到了代替自己服毒的男子。走近,一张再熟悉不过的面孔惨白着脸倒在地上,甄少祥脑内嗡嗡作响,此时对方明明不该在出现在宫内的。

 

               “太医!给我宣太医!!”紧抱着中毒的男子,甄少祥发了疯似的向太医苑飞奔。

 

 

 

               世人都知当今圣上独宠一个傻子。

 

               除了上朝的时候,几乎时时刻刻,甄少祥都陪在傻子的身边,宫女太监也时常看见那傻子腻在皇上的怀里撒娇,时不时说些疯言疯语。

 

               有新入宫不懂事的小宫女欺负他痴傻,故意恶作剧折腾他,隔日却被皇上亲自下旨关入大牢受尽刑罚。自此,皇上被一痴儿迷了魂成了宫内公开的秘密,但没人敢再对傻子使半分玩笑。

 

               贴身侍奉的太监才知道,不仅是一日三餐的陪同,皇上和傻子夜夜都是同榻而眠,隔日也是由皇上亲自为傻子洗漱穿衣。即便是上朝时,皇上也会将傻子安排在堂后不远处的暗间里,随时可以听到对方的响动。

 

               大臣又在早朝时规劝皇上,应当尽早操办起选秀的事宜,为后宫增添佳丽,却被甄少祥一口拒绝。

 

               “皇上,您怎可把一痴傻之人留在内苑,何况还是个男人,这着实是坏了老祖宗的规矩!”

 

               “放肆!”甄少祥用力把奏折摔在地上,发出清脆的响声,“痴傻?他是举国第一聪明之人,容不得你们这般泼脏!变成现在的模样也是为了保护朕,如果不是他,现在坐在这个位子上的还不一定是谁?!”

 

               见天子发怒,众人惶恐跪地,纷纷附和甄少祥的话,不敢再提选秀女。

 

               “朕告诉你们!他曾经是个多么骄傲的人!只是这份傲气于他,抵不过一个朕!以后谁再敢说他痴傻,这官服朕看用不着穿了!退朝!”

 

               在臣子的恭敬声中,甄少祥略急促地走回暗间,他不愿让心爱的人听到任何的流言蜚语。

 

               “珊儿!”甄少祥推开门,看到于半珊红着眼眶坐在软凳上,心疼地把他拥入怀里,吻去脸上未干的泪痕,轻声细语安慰。

 

               他还是听到了。于半珊现在虽痴傻,却也听得懂他人的恶语相向。

 

               于半珊听闻反叛的消息便孤身偷偷潜入了宫里,被甄少祥纠缠得久了,他对宫内的陈设了如指掌。听说了皇上失踪的消息,凭借多年的默契,于半珊马上就猜出了甄少祥的藏身地。他先去内苑偷来了龙袍揣在怀里,小心翼翼避开巡逻的叛军,在叛军即将搜到甄少祥的所在位置时毫不犹豫地披上龙袍站到了阳光下。

 

               偷穿龙袍可是死罪。

 

               这是沉稳的于半珊生平做过最大胆也是最庆幸的一件事。外援赶到时他已经被迫吃下了毒药陷入恍惚,隐约间似乎看到甄少祥向他跑来,随即被拥入一个满是汗水的黏腻的怀抱。命终是捡回来了,可毒性太烈不能全解,于半珊落下了痴傻的病根,言行举止皆如个无知的孩童般。而甄少祥对于半珊还是一样好,甚至比往日更好,丝毫不因为他的痴傻而有任何芥蒂。孩童的心思最为简单纯粹,谁对他好,他就黏着谁,甄少祥甘之如饴。

 


               对于半珊,他有一辈子的耐心。

 

 

 

<正文完  ·  下方彩蛋>

 



               “珊儿!”甄少祥推开门,看到于半珊红着眼眶坐在软凳上,心疼地把他拥入怀里,吻去脸上未干的泪痕,轻声细语安慰。

 

               “少祥……”自从于半珊变成痴儿,便改口了以前神志清醒时从不肯唤的昵称,举止也像孩童黏人一般百无禁忌,“我是不是给你惹了很多麻烦……”

 

               “当然不是!”甄少祥抵着于半珊的额头,手掌不住地抚摸着他的黑发,“你是我最珍贵的宝物,不要听外面的人胡说八道。”

 

               “嗯!”于半珊回抱住甄少祥,脸颊互贴。

 

               甄少祥还在轻言安抚。

 

               在甄少祥看不到的背面,于半珊的下巴搁在他的肩膀上耸着鼻子,哭腔未退,嘴角却上扬了一个弧度,眼神分明是清醒时候的样子。

 

 

               —— 只有变得痴傻,才能让我可以不计一切后果地陪在你身边,光明正大地粘着你。

 

 

 

 

<END>

 

============================================

 

最近更文频率会放缓一些。

一方面最近身体确实不太好,平时不大感冒,一感冒了半个月也还没好,加上期末各种技能考试压身,压力太大;

另一方面可能因为上述原因,最近的灵感也不太充足,加上我个人喜欢一次性完结,私以为宁可更新速度慢一点,也不想因为赶时间写自己不满意的东西,望谅解。

(当然还是欢迎大家留梗,有灵感的我都会尽量写)

 

另外还有一件事要提前告知。前一段时间说实话更新还是蛮拼的,赶完作业基本都是凌晨2点多有时候3点写了发,拼的原因是我不想留坑。寒假的时候有几个小手术要做,我属于大病没有小病不断的那种,寒假可能都要泡在医院里无法更新,所以想尽量在放假前把想到的全部完结。

寒假结束我还是鲜艳的红领巾,希望到时候还能和大家一起愉快玩耍!

 

少先队员们 晚安

惯例球评 ლ(́◉ ౪ ◉‵ლ) 



评论(38)

热度(14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