X前的红领巾更鲜艳了

希望所有的喜欢 都不是独角戏

告白 <<< k莫


给从脸到身材都帅到不行的彭鱼晏 @一杯吱显晟 的生贺! 

八岁生日快乐  ٩( ᐛ )! 爱您!


#红领巾文坑汇总

大学同学设定

带着老薛发小甜饼

 

=======================================

 

 

 

               大学同寝同班四年,郝眉都不敢告诉ko自己的心意。

 

               终于到了毕业的时候,几个好兄弟带着各自的家属约了一起去KTV唱个痛快。本来ko是不喜欢这种场所的,但毕竟是即将分别的时候,留点纪念也是好的。

 

               郝眉和其他人都喝了些小酒,晕乎乎的,一个个鬼哭狼嚎五音不全,只剩下ko开车滴酒不沾,也不点歌,安静地把自己隐藏在角落里。

 

               不知道是谁点了薛之谦的《方圆几里》,前奏已经响起,问了一圈却没有人记得是谁点的歌。其实这时候切歌就可以了,郝眉却不知怎的,鬼使神差就拿了麦克风接了这首歌。

 

与其在你不要的世界里

不如痛快把你忘记

这道理谁都懂

说容易

爱透了还要嘴硬

 

               兄弟们喝得醉醺醺,瘫在沙发上听着郝眉唱歌。不同于之前的胡唱一通,郝眉难得认真地唱了整首。

 

               再过几天大家就要各奔东西,也许他也不会见到ko了。想到这里,郝眉的歌声里不禁染上了一丝哭腔,趁着间奏猛灌了一大口酒来掩饰自己的委屈。一边唱歌,郝眉忍不住用余光去瞟ko, ko的脸融在包厢的昏暗里,加上他又喝了不少酒,只能看个大致的轮廓,只觉得对方依然是面瘫没有表情的样子。

 

               也是,四年了,周围的朋友都看出自己喜欢ko,只有ko还浑然不觉。很多时候,郝眉也会怀疑,是不是ko一直知道,只是因为不喜欢自己所以干脆没有任何回应。可是想到ko不苟言笑的性子,郝眉就又觉得他真的只是个有智商没情商的木头脑袋,难道还指望他能通过这么一首歌就开窍明白自己的喜欢吗?

 

我宁愿留在你方圆几里

我的心要不回就送你

因为我爱你

和你没关系

 

               伴奏没结束,可是郝眉唱不下去了。

 

               郝眉越唱越觉得憋屈,酒精也上了头,就着没切歌,麦克风还拿在手里,他走到ko面前认真地注视着对方,眼神里有不甘心,也有执拗。

 

               ko神色如常,仰头看着郝眉,两人谁也不开口,僵持了好一会儿。兄弟们虽然也喝大了,但还是感受到了不一样的氛围,小包厢陷入一片安静,只有下一首歌的伴奏在自动播放,却没有人提醒。

 

               郝眉深呼吸一口气。反正也要毕业了,他不甘心到分开的时候还是只有他一个人知道这份感情。借着酒精壮胆,郝眉的声音透过麦克风传了出来。

 

               “ko,我喜欢你!”不带任何的犹豫,“我知道你对我没有这方面的意思,我只是想告诉你这件事情。”

 

               当众告白这种事,要是放在平时早就引起众人的口哨声了,可是现在却没有人敢起哄。郝眉笑得太难看了,是四年以来笑得最难看的一次,娃娃脸明明是想哭的样子,却硬是要强挤出坦荡的笑容。ko也没有任何反应,没有惊讶,也没有惊喜。

 

               “你也不用想太多,我喜欢你这件事是我自己的,和你没有关系。”“你们继续唱吧,我酒喝多了想吐,去一下厕所。”郝眉把麦克风放在桌上,转身就去了卫生间。

 

               卫生间里。郝眉往脸上抹了一把水,抬头看着镜子里的自己红着眼睛一副要哭不哭的样子,不禁自嘲:“这么丑,难怪ko看不上你。”

 

               卫生间的门被推开又阖上,郝眉在镜子里看到ko出现在自己身后,吓得赶紧转过身。ko靠的很近,郝眉几乎快坐在盥洗台上,上半身微微后仰。

 

               “怎、怎么了……”刚才表白的气势荡然无存。

 

               “我来纠正一件事。”

 

               “什么?”

 

               “你喜欢我,不是和我没关系。”

 

               郝眉笑容苦涩:“对不起啊,是我太自私,我的喜欢好像给你造成困扰了……”

 

               “我喜欢你。”ko打断了郝眉的抱歉。

 

               郝眉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以为是喝醉的幻听:“你说什……唔!”

 

               ko用最简单粗暴的方式让郝眉彻底听懂了他在说什么。ko的吻一点也不像他平日里Xing冷淡的人设,灵巧的舌头撬开郝眉的牙关,强势在其口腔攻城略地,丝毫不准备留给对方任何喘息的空间。

 

               郝眉感到自己像是被抽走了力气,浑身软绵绵的只能由着ko为所欲为。唇瓣间写出一声微弱的嘤咛,郝眉被自己撒娇般的声音惊到,瞬间回了神,强行和ko拉开距离,分开的时候唇间还带出一段可疑的银丝。

 

               郝眉捂着胸口,大口喘着气:“你、你……”

 

               “虽然好像说的迟了一点。”ko浅笑,“郝眉,我喜欢你。”

 

 

 

               包厢里,两人迟迟没有回来,丘永侯忍不住好奇去卫生间找人,剩下其他几人在聊刚才发生的事情。

 

               “美人师兄该不会和ko打起来吧?”说话的是肖奈的女朋友贝微微,一脸担忧地看着门口。

 

               “得了吧!”于半珊往嘴里扔了一把瓜子仁,露出早已看透一切的表情,“就美人这心思,明眼人都看的出来。但是说ko没有一点意思,我才不信。没意思他每次都帮郝眉赶代码?哥们这么多年了,我可从来没见过高冷的ko给别人写过作业!”

 

                肖奈在一旁但笑不语。

 

               “那你的意思是……”

 

               “我回来了!”丘永侯推门走了进来,打断了贝微微的提问。

 

               “猴子,怎么就你一个人?他们两个呢?”

 

               “不知道啊?”猴子喝了口酒,“我刚刚去厕所,除了有一个挂着在维修的牌子,另一头的厕所都没他们人啊?”

 

               于半珊不无遗憾:“啊,难道他们先回去了?我想看看后续发展来着!”

 

               “可能吧。”

 

               没有人注意到肖奈听到维修的厕所时表情是多么高深莫测。

 

               他进包厢前去了一趟卫生间,可从没有看到过什么“正在维修”的幺蛾子(摊手)

 

 

 

<END>

 

===========================================

 

关于维修的厕所里发生了什么,纯洁如我表示不知道(摊手)


由老薛的歌词逆向思维写了这篇告白

还是那句话,希望每个人的暗恋都不是一厢情愿

#比如吱吱喜欢的人都喜欢吱吱

强行把红领巾捆绑在吱吱腿上qwq


晚安

惯例球评 ლ(́◉ ౪ ◉‵ლ) 


评论(31)

热度(20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