X前的红领巾更鲜艳了

希望所有的喜欢 都不是独角戏

情书<<< K莫


#红领巾文坑汇总

设定:小学生纯纯的爱(什么鬼X

诈尸更新,简单粗暴一发完。

惯例球评~

 

=============================================

 

 

 

小学的郝眉最不喜欢的人就是班上的转学生“班霸”,那个名叫ko的家伙。说起ko,郝眉就不服气了——


且不说一个中国人非得起个什么ko这种稀奇古怪的洋名字,明明都是小学生,凭啥ko就是肤白貌美大长腿(这个形容怎么听着有点奇怪),从转来这个班起就因为身高优势一直坐在最后一排,可惜人长得不错,就是性格特别孤僻,整天都是面无表情的模样,让人不敢靠近。但这也阻止不了美色的强大吸引,尤其是小学这种正是喜欢酷酷的男孩子的年纪,不仅是本班的女孩子,连许多高年级的小姐姐们也偷偷暗恋者ko。

 

但也好在ko这古怪的性格,给了郝眉一条发家致富的捷径。

 

“郝眉同学……”

 

女孩子软糯糯的缓缓在耳边响起,沉迷漫画书的郝眉头也懒得回,直接伸出一只手,随即手里便被塞进一张粉色信纸。郝眉接过信纸随手就往桌下一塞,却又一次伸出手虚晃了两下。女孩立即心照不宣地递过了几张食堂的代金券,又娇声嘱咐了几次,让郝眉一定要把信交到ko的手里。

 

郝眉这人,倒是没什么大优点,心却真特大,又爱吃。班里既不畏惧ko,又不与ko交恶的人也就屈指可数,纪委肖奈抓早恋比教导主任还狠,于半珊和丘永侯串通一气哄抬“快递费”,也就只有郝眉一直是“价廉物美”,渐渐地,传信人郝眉也就成了公开的秘密了。

 

看完连载的郝眉伸了个懒腰,按照惯例打开桌板查看信件。

 

自从开拓了这个副业,郝眉每天都有吃不完的零食,桌下的信也一直是满格状态。不知情的还以为受欢迎的人是郝眉。

 

看着千篇一律的糖果色信纸,郝眉嫌弃地撇了撇嘴:“真没创意。”每天负责送信,郝眉自然也知道ko一向是把信直接扔掉的,甚至连信封都没有拆开。

 

但是吃人的嘴软,郝眉在“工作”上,还是非常尽职尽责的。一般按照惯例,郝眉都是要借着打扫卫生的名义在教室里留到了清校时间,确认ko已经离开了,郝眉才把那一摞信整整齐齐放进ko的抽屉里。

 

可是今天郝眉约了于半珊和丘永侯一起打弹珠,等不到清校时间,看人走的差不多了,便直接信往ko的抽屉里塞。草草塞完一回头,就看见了站在后门的人影,看那样子显然是看完了全程。

 

郝眉的棒棒糖嚼不动了。

 

小学生郝眉第一次明白了爸爸常唱的“最怕空气突然安静”是什么意思。

 

场面一度十分尴尬。

 

本着敌不动我动的原则,郝眉虚张声势地清了清嗓子,拽过书包就往门口走去,却在擦肩时被ko叫住了。

 

“是你?”

 

“啊?我?我怎么了?”郝眉决定装傻。

 

“这么久的信都是你送的?”

 

“……”

 

“其实我看到了。每次清校的时候。”

 

“……”这个傻怕是装不动了。“是……是我!是我咋地?”

 

郝眉等了半天也没有得到ko的回答,便偷偷抬头看了一眼ko,正对上ko满含深意的眼神。这一看郝眉愣了神,ko眼睛黑亮亮的,仿佛有一种磁力莫名吸引着郝眉。

 

ko看了郝眉一眼,没再继续说下去,直接转身离开了,仿佛一切都没有发生过,只留下郝眉一个人在原地发呆。

 

从这天以后,郝眉就开始时不时地注意ko,上学路上,上课,下课,放学路上。他也不知道自己这是出于什么心态,反而因为自己经常上课回头而总惹得同桌肖奈不快,喜欢看日漫的于半珊也打趣说郝眉快是“痴汉”行径了。ko还是神色如常,也没有特别关注郝眉,郝眉却被吓得不敢再接“生意”。

 

也不知是不是偷看得多了,郝眉对ko慢慢有了些别的感觉。小学生说不明白这种感觉,只是以前不爽ko长相,最近却经常觉得ko长得真好看:眼睛好看,嘴巴好看,手好看,腿好看,哪哪儿都好看。观察得多了发现ko原来不仅学习成绩好,运动细胞也非常不错。

 

于半珊发现好友这几天有些不对劲,宛如那些个花痴的少女,经常远远的对着ko的身影不自觉露出渗人的笑容,笑得于半珊起了几天的鸡皮疙瘩。

 

“郝眉,你该不会是喜欢ko吧?”周五的下课,于半珊窝到郝眉边上轻声说。

 

“怎么可能!!”郝眉反应太大,引起了一众同学的围观,赶紧压低了音量,把于半珊拽到了走廊的角落里。“你别瞎说,我们都是男生!”

 

“都是男生怎么了?”

 

“男生怎么可能喜欢男生?!”

 

“那有什么。”于半珊满不在乎地勾住郝眉脖子,“我表姐是专画男男漫画的,今天跟小爷我回家,让你看看世界有多大……”

 

这个周末,郝眉在于半珊和其漫画家表姐的阴笑下结结实实地见识了“世界之大”。

 

又是周一,郝眉的十岁人生中第一次不是因为不能睡懒觉而觉得周一煎熬。一整天,郝眉都心神不宁,严严实实地压着桌板,却又每隔几分钟就偷偷把桌板打开一条缝往里瞄。好不容易忐忑到了放学,清校的铃声终于响起,郝眉去走廊仔细确认没人了,这才打开抽屉,掏出一个装的鼓囊囊的白色纸袋。尽管教室里并没有人,郝眉还是紧张得手心冒汗,像小偷一样蹑手蹑脚摸到ko的座位边上,用最快的速度把袋子放进了对方的抽屉,这才呼哧呼哧地喘着气跑出了教室。

 

——ko会怎么做呢?会打开看吗?男生不会写矫情的信件,这里面装的可是我最最最喜欢吃的零食了。

 

郝眉仰躺在床上美滋滋地幻想着ko吃到零食的喜悦表情。

 

——可是按照ko的习惯应该会直接扔掉吧?没有写名字,他也不会知道我是谁。

 

想到这里,郝眉又委屈得小脸都皱到快变形了。

 

冰火两重天的脑洞夹击下,郝眉后悔了,第二天破天荒早早地起床叫司机送自己去学校,一心只想把纸袋子给拿回来。

 

郝眉冲进教室,所幸除了一向早到的肖奈在更新今天的值日生小黑板,其他同学们都还没有来。他舒了一口气。反正ko从不理会信件,因此肖奈一直对他的“信使”身份睁一只眼闭一只眼,他把东西拿回去也不会引起肖奈的大反应。

 

flag立得太早,才知道什么是人算不如天算。

 

郝眉刚刚打开桌板就看到了刚刚进门的ko,赶紧合上桌板,做贼心虚还夹到了手指,他顾不上喊痛先把桌板牢牢压住挡在身后。

 

但是一切还是没能逃过ko的好视力。

 

郝眉眼睁睁看着ko径直走到自己面前,想打个哈哈蒙混:“早、早啊ko……”

 

“手。”

 

“手?手很好啊!”郝眉伸出右手。

 

“另一只。”

 

郝眉第一次见到ko似乎要发火的模样,吓得不敢动也不敢应声。见郝眉犹豫着迟迟没有动作,ko直接拉过郝眉的左手,果然,中指指尖通红。他叹了口气,一边打开桌板。

 

郝眉一见到白纸袋就回过了神,右手一把抓住袋子一边就想逃:“ko啊我知道你不喜欢这种东西对吧哎呀怎么女生都喜欢情书真是麻烦死了不过没关系我帮你扔掉就好了!”

 

可是另一只手还在ko手里怎么逃得掉呢?ko不疾不徐地接过纸袋,随意捏了几下后深深看了郝眉一眼,郝眉立即噤了声不再造次。

 

“好。”

 

“嗯?好?好什么?”

 

“这不是你给我的情书吗?郝、眉、同、学。”

 

“?!!!!”

 

还没等郝眉问出为什么,不远处的肖奈就帮忙解了疑惑。“那些女生给的信都是糖果色,而且这个土气的白色袋子明显装的不是信,这么满囔囔还呈现出规则颗粒状是……零食吧?”

 

“那、那也不能证明就是我的大白兔啊!”郝眉还试图挣扎一下。

 

“……郝眉,我可没有说过里面是大白兔。”

 

“……”

 

莫名其妙,又顺理成章地,郝眉的“情书”告白成功了。

 

 

 

 

<END>

 

=============================================

 

本来想1200内写个小短梗,写着写着就到了2700+。

太久不写了感觉自己迷之烂尾,反正就过上幸福生活了嘛!(噘嘴)小学生还能怎么没羞没躁(摊手)

 

遇上一个巨麻烦的老师所以学习变得巨忙碌,无法解释我的专业有一个月的考试周,考试周后还有一个重要的比赛和专业技能考核。更新频率不定。

 

写文当然是要小甜饼了,毕竟现实都已经那么残酷。非常感谢上一篇《生病》后鼓励我的小天使们,虽然很可惜,最终证明了这个电话并不是打给对的人。

希望看文的小可爱们,所有的喜欢都不是独角戏,所有的特别都是不是自以为。

还是那一句,念念不忘,终有回响。

 

——鲜艳的红领巾


评论(22)

热度(141)